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帝族流血!

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帝族流血!

    “苏炎,我做鬼都不会饶了你,做鬼都不会!”

    英武王凄厉大叫,天灵盖在塌裂,整个身躯都在碎裂,过程比死还要难受!

    毁灭力量压塌了他的身心,英武王不甘大吼,他也是一代王侯,威严绝顶,可现在什么都不是,完全是一条任人宰割的羊羔!

    不管是买通三长老,还是召集十八位大圣死士,都是他英武王一个人出面,总之他也知道自己活不了了,王城已经封闭,一切通往外界的通道都被切开了!

    英武王怀疑这是一场阴谋,护道者一脉很可能要借机,对付仙族在王城的根基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英武王的身躯炸开了,苏炎根本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,想要独自承担罪名,这根本不可能,不杀遍整座官邸,苏炎难泄心头大恨!

    “英武王,你的罪过百死难赎,你连鬼都做不成!”苏炎抬起大手,将英武王的残魂打的化作劫灰,眼中尽是冰冷。

    “继续杀,掀翻了整座官邸,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!”

    苏炎冷喝,龙大圣低吼着前进,四只黄金蹄子,燃烧着滚滚火焰,有真龙环绕,践踏地面隆隆作响,一路冲向仙族府邸深处,沿途中天崩地裂!

    “英武王已经伏法,八位大圣何在?主事者何在,都给本王滚出来领罪!”

    染血的仙族官邸中,彻响着强者吼啸之音,炸响在王城之内,汹涌澎湃。

    无尽人心神摇颤,英武王被苏炎一脚给踩死了,可是苏炎未曾善罢甘休,还要继续杀下去!

    有人觉得王城要大变天了,这座城已经封印了!

    乾坤二老他们未曾阻止苏炎疯狂下去,这是要将仙族官邸中的一系列强者都要连根拔起吗?

    七大王侯血洗仙族府邸,接连打开了一条接着一条通往官邸深处的通道,沿途中一批批仙族修士跪在地上,瑟瑟发抖!

    外界的人被吓住了!

    帝族的胆子被吓破了吗?大批的修士跪在地上颤抖,这是完全投降了。

    仙漠他们真的气疯了,他们可是堂堂的帝族,辉煌绝顶的群族啊,虽然说这里只不过是仙族一座官邸,可这么多帝族成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成何体统!

    “这事情没完!”

    仙漠的双目血红,他已经传令紧急通知家族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苏炎他们闯入仙族官邸深处的一瞬间,这片地界杀光如海,赤霞滚滚,都有各种太古大凶腾向苍穹,吼动云霄!

    成片的杀阵在燃烧,一宗宗大杀器横了过来,也有一位接着一位皇道强者镇守各地!

    “还敢挡我的路?”

    齐天圣王的身影浮现,顶天立地,法相通天,冷冽道:“看来这片区域,还窝藏叛逆,继续杀,杀到他们交出所有叛逆为止!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 你惹了大祸,谁也保不住你!”

    有老皇者出言威胁,虽然王城已经被封印了,跨越巨阵也无法启用,可这事情太大了,帝族不会善罢甘休!

    “老东西!”

    苏炎冷喝道:“本王是齐天圣王,你连一个王侯都不是,也敢威胁我,这是大不敬之罪,当诛!”

    诛仙剑再一次出鞘,金色剑芒四射,杀光无量,难以匹敌,像是且豆腐一样,满世界如海的阵纹都塌裂了,天地崩出一个接着一个巨大的血窟窿,毁灭气息澎湃!

    剑芒太犀利,庞大无边,就这样爆发,横杀向了深处!

    “你在找死,从没人胆敢如此登门,以如此残酷手段杀我帝族成员!”

    一批老皇者红着眼睛咆哮,奋力抵挡。

    但是苏炎执掌的诛仙剑太变态了,无物不破,但凡有抗拒着,纷纷炸开,化成了劫灰!

    “禁忌至宝......”

    有仙族强者惶恐大叫,这是一口禁忌杀剑吗?一剑横扫,一切的物质都破灭了,到处都是大裂缝,剑气无处不在,各种毁灭波动冲向了他们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大批的士兵死亡,化为劫灰。

    老皇者的身躯都凋零,剑芒接近他的一瞬间,已经洞察到,一缕屠灭亿万仙魔的凶气,太过于恐怖,都要撕裂万古长河,杀到永恒尽头!

    “这是仙王佩剑吗?”

    有炸开身躯的强者惊恐大叫,这口剑的杀伐力量强的离谱,斩杀皇者都如同在割草。

    流血的官邸之外,许多围观者精神麻木了,这到底殒落了多少强者?

    苏炎他们已经杀到最深处了,当中的景象有些模糊,看不清楚,到处都是毁灭风暴激荡,爆发,涌动,都要将官邸彻底掀翻!

    最终,一位接着一位老皇者,靠近最终一片秘地,神情紧张而又严肃,还有大批的战兵汇聚在这里,执掌兵器。

    可许多人都在发抖,兵器都快拿不稳了!

    七大王侯大步逼来了,散发的杀念越发的汹涌了,王侯印记在散发,接引下来仙界本源杀伐,圣威滔天,震慑漫天神魔!

    最可怕的还是苏炎,齐天圣王四大印记转动,将其衬托的如同绝代皇主!

    “这里有大问题,现在还在严防死守?”铁宝财顿时觉得不对劲,难道最终的一片秘地,乃是仙族官邸中最大的藏宝库?

    “齐天圣王!”

    一位老皇者咬牙,双目燃烧着愤怒火焰,凄厉道:“人你已经杀了,英武王已经伏法,我仙族已经在王城丢尽了脸面,你还要如何?和否息怒?退走吧,仙族官邸如果真的被你们血洗干净,我族断不能相容!”

    他们真的被逼到绝境了,纷纷吼了起来,他们是仙族,是帝族!

    整座流血的府邸中没人可以阻挡苏炎,没人可以匹敌诛仙剑的锋芒,现在还蒸腾着滔天剑芒,滚滚呼啸,动辄都能斩裂漫天的仙魔!

    苏炎执掌的金色剑胎,侵染着鲜红的血液,一滴滴流淌下来,他冰冷的眸子深深注视着这些人,冷冷冽道:“后悔了吗?这天底下没有后悔药,自从我来到王城,你们任意欺辱我,现在就是尔等付出代价的时刻!”

    诛仙剑发光,剑芒涌动,单凭剑体喷薄出来的杀伐秩序,已经让前方挡路者颤栗起来,元神都有四分五裂的凶险!

    这口剑凶气太盛了,杀的人越多,宝剑就越发的凶猛,有着一种很难控制的屠灭气息在散发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杀剑豁然之间劈斩下来,这一剑撕裂了天和地,犁出一个巨大的裂缝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批仙族强者痛苦哀嚎,身躯断成两半,栽倒在血泊中还没有挣扎几下,肉身全面碎裂!

    活着的人惊恐,这位完全癫狂了,不计后果欲要屠灭整座官邸,最终的秘地也不放过,这就是一头大凶,如若不能铲除未来后患无穷!

    “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苏炎怒啸,剑斩皇者,瞳孔中杀光滔天,这就是苏炎的态度!

    他满头染血的发丝舞动,眸子中杀光冰冷彻骨,诛仙剑再一次爆发的时刻,冲出一挂剑海,崩开了整片秘地,漫天都是乱石在飞舞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最终一批人像是稻草人飞了出去,大批在碎裂在虚空中,绝望上路。

    当着一剑,彻底刺穿秘地的时刻,一道炽盛的身影骤然之间拔地而起,气息比仙族官邸中任何强者都要恐怖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一位皇道巅峰的大人物,身躯都隐约间散发出禁忌光芒,相当的恐怖和强大,身影撞塌了时空,向着王城之外逃遁!

    “这位是和空星战王一个层次的强者。”宝财吃了一惊,这位既然在官邸中,为何不出手?

    皇道巅峰强者,在向前跨越一步,就是禁忌存在了,强大可怖,属于仙界大人物,帝族中都分量滔天,仙漠他们都是这一个层次的强者!

    “哪里逃!”

    苏炎挥动杀剑,要斩断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竹月的动作更快,她如凌波仙子,腾向苍穹之巅,雪白的双臂展开,天地轰鸣,日沉月坠!

    世界在变,染血的苍穹也在变。

    漫天的神圣光芒洒落,淹没了王城,盖世气息蔓延!

    很快天地大变,色彩斑斓,世人感到颤栗,这是无法抵抗的压迫,深入到他们的骨头里面,压的人窒息和颤抖!

    “天竹林,开!”

    竹月的星眸大睁,天地轰鸣,漫天飘散下来神圣种子,扎根在虚空中盛开的瞬间,瑞霞亿万,像是孕育出亿万神圣,声势骇人至极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整座王城隐约都在颤抖,天地大变,亿万大道种子挥洒,长出巨大仙竹,形似无尽仙剑在开阖,神威惊世!

    “噗.....”

    天竹林未曾全面盛开,巅峰皇者被镇压的惨叫一声,瞬间跌落下来,砸在染血的官邸当中!

    “仙武王,原来是你这狗东西!”

    苏炎浑身杀念暴涨,苍穹都化作了血色乱流,滚滚呼啸!

    宝财他们目眦欲裂,也气的浑身发抖!

    仙武王即便是化成灰他们也忘不掉,这老东西相当恶毒,以整个不朽天域的生灵威胁苏炎,逼他去仙界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是被护道者发配道战场了吗?

    为何人在这里,在王城,甚至在官邸中!

    王城暴动了,护道者是谁?

    王城无尽生灵敬佩到巨头,开辟过十大军团之一的仙凰军团,威严盖世,都快比肩封帝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谁人不知,仙武王和霸天王被发配到战场,一万年不得回归!

    仙修墨他们都头大,这事情大了,护道者亲自下的命令,现在被抓个正着!

    “仙武王!”

    苏炎怒笑着,一步步向着他走来,神情冷漠,十几年前的仙武王,将自己视作蝼蚁,随意拿捏!

    可是现如今,仙武王落在了自己的手中!

    “苏炎,你这个小畜生!”

    仙武王披散的发丝乱舞,眼珠子都红了, 他在全城的目光注视,很多人感到可耻,发配战场逃避责罚,这对于许多封王的强者来说,当真都恼怒起来,这就是逃兵啊。

    仙武王浑身颤抖,真的气疯了,可是他根本逃不掉,苏炎杀到这里的速度太快,且熊霸早就封印了王城一切通往外界的入口!

    “你可真够该死的!”

    苏炎怒笑:“好一个仙族,好一个荣耀万丈的帝族,哈哈哈哈.......”

    “苏炎,我的事情和帝族无关!”

    仙武王仰天怒吼:“老夫不过是负了伤,在这里养伤一段时间,这些年我都在第一战场血拼黑暗界强者,不敢有任何懈怠,等我养好伤自然会第一战场!”

    大势之下,仙武王不得不狡辩,否则让天下人如何看待仙族,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!

    “狗屁......”

    远方炸响一道惊雷音,一位虎背熊腰的巨汉来到染血官邸之上,抬起手,扔出一位被封印的男子,冷喝道:“仙武王,给我睁大你狗眼,看一看这位是谁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