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仙王!

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仙王!

    王城宇宙轰鸣,威震三千界!

    漫天五色仙光流淌,逆转了天地秩序,化作了一头太古仙凰,撕裂了苍穹,贯穿了外宇宙,继而绽放出恐怖仙辉,漫天大星都熄灭了!

    很明显这里发生了很可怕的大事件,即便是仙界广袤浩瀚,古界亿万,可护道者之威惊天地泣鬼神,席卷一片接着一片古界,盖世气息滔天!

    整座城的强者都在颤栗,不管修行到底有多强,都要匍匐在地面上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这是无上的天威,震撼了大宇宙,五色仙光四射,形似最强的法则秩序在喷发,化作盖世仙凰,在缓慢展翅,最终开裂了整片苍宇!

    “这是仙王吗?”

    苏炎惊骇大叫,他有小塔守护元神,并不被影响。

    但是可以洞察到,王城觉醒的气息到底是何等惊世骇俗,至高无上,仙漠和这一重气息比起来,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。

    那么这说明一个严重的问题,有仙王在复苏,护道者是一位仙王强者,盖世人物!

    事实上,护道者的真身根本未曾显化,他的兵器开始觉觉醒,仙辉亿万缕,威压古世界,当中冲出的一头仙凰,巨大亿万丈,恐怖盖世!

    这是仙王兵器的完全体打出来了,可未曾威胁到宇宙众生,足够说明掌握这宗至宝的强者,道行到底是多么的高深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仙族的镇域炉在颤抖,黑色神炉发光,也喷薄出古老的秩序法则,演化仙魔镇域之力,且都有诵经音在鸣动,像是亿万仙魔在吼啸!

    可是任由镇域炉在强大和绝世,此时此刻也被五色仙凰鼎镇的簌簌摇颤,漫天的仙魔景象都在溃灭!

    “镇压.....”

    仙兴大吼,他们四大强者都发狂了,天灵盖喷薄出粗大的精血光芒,贯穿到了镇域炉当中,要抵挡住五色仙凰鼎的压制!

    但是他们的反抗,引发了恐怖大地震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王城世界颤抖,五色神光冲击霄汉,贯穿大宇宙,这很恐怖和骇人,王城是何等宏伟,比苏炎冲锋的古战场世界宏伟太多。

    可是现如今,一个人的气血旺盛的淹没了王城苍穹世界,且向着远方的古界都在蔓延!

    “仙王,是仙王......”

    远方古界的强者恐惧大叫,莫大神威散发,神威不可改写,遮蔽了一片片古界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王城周边,许多强大的大教,鼎盛的群族,都发出示警之音,这是可怕生物在发狂,一位仙王在发怒,要让大地进入黑暗年代!

    苏炎目瞪口呆,这就是护道者的战力,未免也太变态了。

    甚至护道者在克制!

    毕竟强大如他,一旦狂暴状态中,王城都会炸裂,远方的古界都会塌裂,毁灭力量是世人很难去想象的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护道者的强大刷新了他的认知,仙王太恐怖了,有着盖世之威!

    “护道者,是护道者大人!”

    整座城的生灵激动大吼,看到了一道身影,压盖了宇宙长河,气息贯穿了一座接着一座古界,可怕到极致状态当中!

    众生颤栗,无尽浩大天威压制的他们抬不起头,这到底有多强,仙王又是一个什么样的领域?

    “他恢复了?”

    仙修墨都吓住了,浑身直冒冷汗,如果护道者恢复到失去的道果,那么他们攻打王城,且砸塌王城大门这件事,等于在打仙王的脸面!

    “不像是......”

    仙漠发毛,他见过仙王,其实强大如他也仅仅见过一次罢了,相信仙王那个境界,一旦失去了道果,在想要恢复根本上就不可能!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么说,此刻的护道者雄姿霸道,仿若高大亿万丈,环绕着至强的法则秩序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镇域炉在哀鸣,扛不住护道者的威慑,整座神炉渐渐暗淡!

    “不好,快走!”

    仙兴他们头皮发麻,强行催动镇域炉,护住他们真身,一个个要逃离这里,护道者的强大超出他们的预料,这人根本不是他们可以动的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护道者探出一只大手,遮天蔽日!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只手,却席卷了浩瀚仙界天宇,镇压了古宇宙。

    镇域炉颤鸣,直接就被镇压了,这座神炉无限暗淡,最终轰隆一下子冲到了王城,坐落在街道之上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仙修墨凄厉大叫,护道者夺走了仙王兵器,仙族的镇域炉!

    下一刻,仙修墨恐惧大叫,如同坠入死亡炼狱中,看到一头至强仙凰,俯视着自己,简直就是他生命中的主宰。

    “护道者饶命啊!”

    仙修墨都要吓尿了,护道者有杀气外泄,要打杀自身!

    “攻打王城,死罪!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一句话,言出法随一般,王城宇宙全面轰动,相似有血海坠落,淹没了古世界,气息很快狂暴了!

    仙修墨恐惧嘶吼,护道者直接宣判他的罪,是死罪!

    仙王杀机谁能匹敌,仙修墨的身躯都在四分五裂,连同元神都在颤抖中崩塌。

    他绝望了,心中填满了惶恐,怎么会这样,护道者为何恢复了道行,他不是失去仙王道果了吗?

    事实上,如同护道者还是仙王,谁敢攻打王城?谁敢来这里作乱,甚至砸塌王城门庭。

    还不是因为护道者失去了道果!

    现如今,形似一位可怕的仙王在发狂,言出法随,接引下漫天大道法则,联手共振,诛灭了仙修墨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仙修墨的身躯炸开了,滚滚的血光淹没了天地,再怎么说他可是一位恐怖生物,一旦毙命,外泄出浩瀚的能量精华,洒落在古宇宙中!

    这一刻,王城世界,能量精华浓郁了一大截!

    苏炎发自内心的震撼,这类人物殒落,竟然还形成了造化世界,护道者未曾压制和索取,任由外泄和反浦,权当是对王城世界的补偿!

    城内炸响着欢呼声,吼啸声。

    “护道者无敌,无敌,无敌!”

    没什么可说的,攻打王城,砸塌了一座门庭,就是死罪。

    王城是何等威严,岂能是仙族官邸可以比肩的,这砸的不是王城,砸的是护道者,砸的是天下王侯的脸面。

    乾坤二老热泪盈眶,护道者恢复了吗?万载时光过去了,恢复到巅峰状态了吗?具备封帝希望了吗?

    熊霸深吸口气,他见过仙王,且不只是一次。

    他觉得护道者还没有恢复,当年护道者重创险些殒落,他的结义兄弟满世界搜捕天地仙珍,最终这一脉的大哥出关,将护道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万载岁月过去,不见得可以恢复,可具备了恢复巅峰的希望!

    “仙修墨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仙漠他们都要疯了,死罪,他们都会死在这里!

    三大禁忌强者逃命,像是得了失心疯,可任由他们逃窜,奔跑,始终难以离开王城世界,整片古宇宙都被封闭了,太古仙凰之威漫天驰舞!

    “不......”

    王城五长老颤抖,整个人伏在地面上,磕头求饶:“护道者饶命,饶命!”

    “身为王城长老,领敌攻王城,你该千刀万剐!”护道者霸气滔天,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天降杀伐,横击大宇宙。

    可是护道者根本不是在说笑,天地间异象滔天,杀伐盖世,法则亿万缕,化作了剑胎,劈斩下来,血光如瀑,凄厉惨叫声不断!

    看似一瞬间,其实对于五长老来说,形似度过了千万载那么久远,他绝望哀嚎,元神都炸开了,形神俱灭!

    五长老毙命,外泄出海量能量物质,散发在王城世界,使得这片血腥气滚滚的世界,再一次神圣滔天,宛若化作了至神至圣的仙土世界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倏地,十几块仙王骨头燃烧,激荡出可怕的力量,要打开王城封印世界!

    护道者的眼底闪出一道接着一道冷电,声势骇人至极,密密麻麻的闪电交织,充满了毁灭之力,豁然之间向着隐藏在暗中的第二批人马压落上去!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不属于仙族?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眸大睁,看到一位银袍男子,神威惊世,满身有可怕的雷霆之光洒落!

    这一刻,苏炎的脸色冷漠,这位的气息和小雷王有些神似,那么属于小雷王背后的强者,是仙老院的大人物吗?

    只不过任由这位银袍男子在强大,直接被护道者双眸投射的闪电世界镇压了。

    倒是这位银袍男子相当镇定,对着护道者拱手,说道:“晚辈来自于仙人洞,奉命前来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五色神光沸涌,映照天地乾坤,连同附近的古界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护道者那双威严的眸子,写满了冰冷,自身可怕生机压来的一瞬间,银袍男子无法镇定,扑通一下子跪在地上,身心欲裂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凄厉大叫,肉身要炸裂,最终惊恐无比开口:“我携带法旨而来,并非强闯!”

    说完,银袍男子扔出一张黄金法旨,冲向了护道者!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熊霸大怒,还敢抖威风,摆姿态,让护道者去接法旨?这是对护道者的大不敬,他是什么存在?即便不是仙王,也是威严盖世的仙凰军团领袖!

    熊霸大手一挥,攥住了金色法旨,摊开阅读的一瞬间,熊霸发出巨吼声,背后都腾起一头远古巨熊,吼动星空!

    “三长老,仔细看,认真品!”

    熊霸满腔怒火燃烧,强忍着心中的杀念,将法旨掷动过去,砸在了三长老脸上。

    快入土的三长老浑身冰冷,体内的血液都快僵硬了。

    他的双臂颤抖,接着法旨阅读,一个个字体对他都犹如五雷轰动,最终发出凄厉的嘶吼声,喉咙都在滚血,气到极致。

    他真的要气疯,法旨上的内容很简单,拒查,王城三长老收受贿赂,颠倒封王战场秩序,立刻押解仙人洞审判,护道者有管教不严之罪,前往仙人洞卸职查办,王城暂由仙族接管!

    这张法旨的内容很简单,主要还是针对护道者。

    “王城护道者,你不准备看一看吗?”银袍男子问道。

    护道者的冷眸看着三长老,扭过头的一瞬间,这张金色法旨豁然之间炸开了!

    极度恐怖的凶威,铺天盖地压向了银袍男子,像是亿万大军杀来了,让他的精神模糊,双眼发黑,最终大口咳血,元神开始四分五裂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惨叫,满身都是大裂缝,后悔拿出法旨,护道者的伤势恢复了,等同一位仙王,岂能随意针对和为难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银袍男子身心断裂,凄惨哀嚎,仙王之怒谁能阻挡,任由他在强大和超绝,面对仙王只能匍匐颤抖,天灵盖都塌裂了,真的是惨不忍睹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