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仙王争霸!

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仙王争霸!

    杀气如海,十方界颤!

    整座王城发光,数不清的上古奇阵开启了,像是沉寂的史前巨凶在爆发,伴随着无尽秩序符号在燃烧,气息汹涌沸腾,如同九天汪洋在席卷,一重接着一重觉醒了,最终爆发出淹没天地的能量狂潮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熊霸大吼,亲自舞动仙凰军团战旗,背后腾出远古巨熊,吼动苍穹!

    他的耳边回荡着喊杀声,仿佛闪现出数不清当年和他一起抛头颅洒热血的老兄弟,更有一位接着一位大哥般的存在顶天立地,横击天地敌。

    “王城不可辱,想要踏入王城半步,先问一问我等答不答应!”

    现如今,熊霸嘶吼,背后腾起远古巨熊蒸腾着无边的怒意,有人在压制王城,有人要逼迫护道者让路,这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时间要是可以回去该多好......”

    乾坤二老的双目都发红,发出野兽般的低沉嘶吼,当年凰王一脉是何等的霸裂,俯视天下,都有底气和帝族去叫板!

    当年护道者有十大结义兄弟,熊霸不过是最弱的一位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,肝胆相照,如若他们还活着,还完好无损,即便是护道者重创,谁敢来王城这里撒野!

    更别说现在的狱王,完全是赤裸裸威胁凰王。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王城之内,大军觉醒,吼声连天,震散了漫天的黑暗,散发出可怕的战斗火焰,这也连同王城中,大批的强者随之爆发。

    这座城彻底变了,杀伐无量,恐怖气息蔓延,这种感染力很强烈,诸强都随之怒吼,似乎都跟着化作了在战场上冲锋的将士,弥漫着战斗火焰!

    仙凰军团虽然没有全盛时代之威,可军魂还在,凶光亿万,震动了天地时空,影响的远方古界都血光滚滚。

    “凰王!”

    狱王怒了,黑暗中沉浮的轮廓也伟岸起来,喝道:“你虽然是王城护道者,可是你没有资格调派大军,更别说针对我,我看你这是要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擅闯王城者,不论是谁,杀无赦!”

    护道者的气息无限攀登,可曾经可是叱咤仙界的霸主仙王,俯视天地乾坤,神威盖世,宛若霸王军侯,恐怖滔天!

    他真身矗立在天地之间,言出法随般的,王城再一次轰鸣,杀光更为炽烈了,沸腾裂天,狂暴到极限,天地都难以去承载。

    “你太放肆了,不是仙王,也敢阻挡我!”

    狱王大怒,天地都在颤抖,血光如海啸,淹没了九重天。

    天地形似炸开,宇宙如同走向了终结,这景象实在是吓人,至阴至暗,宛若盖世魔头在复活。

    狱王的气息太惊人了,都要磨碎宇宙万物,杀遍众生,漫天的杀伐秩序都在溃灭,像是黑色巨兽压来了,要将整座城都给直接撕碎!

    众生颤栗,险些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这是本能上的反应,不会丢人,毕竟狱王是一位仙王,虽然曾经败给了凰王,可是这位终究太可怕和无敌了!

    “手下败将,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!”

    凰王大步走向黑暗当中,身影发光,一头巨大的仙凰横空浮现,如同在独断九天十地,吼啸出恐怖秩序法则,压的黑暗蔽日的格局猛烈颤抖!

    “嗡!”狱王冰冷而又残酷的眼瞳睁开了, 他的气势更为吓人了,一双瞳孔中呈现出宇宙凋零,万物尽毁的画面,这是至强的威严,破灭而下!

    一瞬间,王城宇宙剧烈颤抖,恐怖声势沸涌,如同大帝在复活,震动了三千界!

    两重气机即将撞击的瞬间,浩瀚的波动,席卷一片接着一片古界,神威莫大, 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亿万生灵颤栗,不知道多少人软到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他们几乎绝望,仙王杀机。

    且两大仙王似乎在碰撞,不得不说这特别的恐怖,即使是酿成的能量气势涟漪,也足够撼动仙界三千界,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仙王争霸!”

    万教哗然,仙界各方势力作出了惊人的反应,群族自主封印,且有时空气息散发,都要举族搬移,躲避浩劫。

    毕竟仙王一旦争霸,真的要进入黑暗时代,大地上寸草不生,众生如蝼蚁!

    “这就是仙王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拳紧握,呼吸沉重。

    他立身在庄严肃穆的仙宫群中,此地形似一口口仙王兵横陈在里面,虽然隔绝了外界的仙王气息,可依旧有若隐若现的恐怖凶威,让苏炎他们从头凉到脚。

    如同坠入炼狱中,苏炎倒吸凉气,仙王也太强大了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的仙宫,乃是王城最强宝藏地,只对历代封王强者开放,苏炎他们都具备资资格。

    甚至得到的封号越强,进入的宝藏仙宫就越是惊人。

    可别小看这片藏宝库,储藏着仙界神藏,特别是苏炎直接要被接引到最强宝库当中!

     “你们立刻进入宝藏地!”

    负责看守这片仙宫宝藏地是乾坤二老,此乃王城重地,他们的神情严肃,大战一触即发!

    他很担心,护道者的伤势未曾痊愈,要知道狱王曾经被凰王镇压,两者本身就结怨,现在的狱王断然不可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乾坤二老跟随护道者多年,很了解护道者的脾气,除非他战死了,否则狱王休想入城,也不会低头。

    苏炎现在不愿意去,更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躲起来避祸。

    护道者如此相帮,且在极其危险的情况下庇护他们,这恩情太大了,完全是扛着帝族的压力。

    苏炎身上毕竟有底牌可以帮忙,他现在不会选择逃避。

    他拉了拉紫霞仙子,神秘骸骨的话语传来:“无妨,帝令还在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苏炎神情郑重,什么是帝令他不清楚,可狱王也无法为难护道者!

    “苏炎,别耽误时间了,赶快去。”

    乾坤二老神情郑重,他也要出去参战,凰王镇守王城数万年,从未发生过这种大事,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王城不能破!

    苏炎他们一行人刚踏入各自仙宫宝藏世界的瞬间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王城之外剧烈颤抖,黑暗滚滚爆发,狱王真的怒了,苏炎他们都去了宝藏地,他有胆子攻打王城,可没有胆子攻打王城宝藏地,否则就是在对仙界大不敬!

    “凰王,真的要如此吗?”

    狱王怒斥道:“你想让王城崩灭吗?何须为了几个下界的虫子,和我仙族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老夫在,王城在!”

    护道者冷漠回应:“攻打王城是死罪,你狱王胆敢动一下王城,你活不了!”

    “你没资格对我说出这句话,你已经不是当年的凰王了!”

    狱王的气息无限爆发,黑暗大浪滚滚,破灭了满世界规则秩序,诸天大星乱颤,岁月长河都在轰鸣!

    仙王爆发了,无与伦比的力量,即将压向王城。

    “手下败将,尽管出手。”护道者的声音很冷,且猛的一弹指,仙兴的血肉之躯崩碎了,炸成一片血光,他冷冽道:“攻打王城,死罪!”

    “啊....”

    仙漠低吼,双目血红,仙兴就死在他面前,他满身都是血液,发出竭斯底里的咆哮,凰王真的疯了吗?当着狱王的面也要轰杀仙兴。

    这让狱王如何下得了台?护道者到底有什么底气,这是在逼迫狱王出手吗?

    “凰王,域外一战!”

    狱王开口,身影齐刷刷震动,崩出一条可怕的大裂缝,撕裂仙界大宇宙,他的身影也无限恐怖,真身也随之显化了,宛若黑暗之主,君临天下!

    “护道者大人!”

    满世界惊呼声,不愿意护道者上去,他们都清楚护道者曾经失去了仙王道果,他狱王当年虽然败掉了,可在仙族数万年未曾踏出山门,必然知耻而后勇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凰王一句话也没有留下,漫天巨响滔天,伴随着凤鸣之音,彻响天地。

    一头巨大的太古仙凰冲向苍穹之巅,体型巨大,凶气盖世,直接扑杀到域外时空。

    整座城都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压抑的气息久久不散,全城的人呼吸沉重,结局到底会如何?护道者会战死吗?

    域外一战!

    仙界的域外时空距离这里太遥远,唯有域外的无人区才能去承载他们的交锋,否则的话王城断然会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穆馨的双拳紧握,原本清澈的大眼睛中闪烁着凶气,王城变天了,从未发生过的事情,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,未来凰王和仙族怕是会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“老夫一世英名,到头来......哈哈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压抑让人窒息的王城中,三长老如同行尸走肉,衰老的身躯颤抖,瘫痪在地上,仰天大笑,相当的悲凉,本想着搏出一条天路,结局却沦落到这种地步,他背后的家族也要遭受牵连。

    三长老知道自己的命运,根本活不了,被仙族直接卖了,现在想一想觉得自己太愚蠢了,与虎为谋,关键时刻被放弃,即便是护道者不杀自己,小雷王背后的存在也会碾死自己!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三长老如同疯了,时而大笑,时而哭泣。

    很多人看着她,有人觉得他很可怜,临了沦落到这种局面,家族也会被牵连。

    “大战开启了!”

    世人震撼大叫,域外时空距离仙界很遥远,但是此时此刻,一声接着一声,沉闷到让人形神俱灭的响声炸开了,蕴含着盖世凶威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域外的时空如同炸开了,浩大能量光雨挥洒,如同无尽流星雨在坠落!

    “血,我看到了血!”

    很多人被吓住了,都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漫天洒血,一片接着一片,压塌了星海,破灭了无尽大星,大战太恐怖,有仙王要毙命了吗?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