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仙王断臂

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仙王断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仙王毙命,比天塌地裂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仙王,已经是仙界巅峰力量,坐看岁月沉浮,威严盖世,已经具备封帝资格。

    王城宇宙轰隆作响,漫天的大道秩序都崩塌了,完全是因为惨烈气息在激荡,仙王之血在流淌,崩坏了乾坤大地。

    “仙王毙命了吗?”

    太多的生灵惊恐大叫,可怕的生物染着血,从域外时空坠落下来,身躯外泄的能量物质,星海都炸开了,漫天都是残星,大地都陷入黑暗中。

    诸圣颤栗,仙界都在泣血,血色风暴一阵接着一阵,呜呜作响。

    这一具坠落下来的身躯,毛孔都有大片的碎骨飘出,事实上即便是仙王的一块小碎骨,都形似天大的杀器横空,也如同一颗颗染血的帝星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地颤抖,古宇宙轰鸣。

    王城全面轰动,太多的人心绪激荡,很多的强者也不敢去注视坠落下来的身躯,不想看到他们敬仰的英雄战败!

    “二老,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熊霸也不敢观望,他魁梧的身躯略微颤抖,骤然在竭力压制自身的情绪,可还是不敢去观望坠落下来的染血影子。

    他害怕是护道者,凰王这一生辉煌霸裂,永不服输,登临仙王果位,威震仙界。

    他虽然重创了,失去了仙王道果,可是在熊霸心中,凰王还是当年的凰王,无敌天下的盖世霸主,开辟十大军团的最强军侯。

    骤然是凰王遭遇强敌败掉,也绝非败给狱王这个无耻小人,趁凰王重创对他出手,在雄霸眼中狱王就是一个小人。

    “看不到,看不到!”

    乾坤二老也想第一时间洞察真相,身躯颤抖,发出沉闷的嘶吼,完全看不清楚那一道坠落的身影,且他的身上有狱王的气息也有凰王的气息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刹那间,天宇裂开,一口染血的五色巨鼎冲击下来,绽放仙王之威,结结实实镇在了坠落下来的染血身影之上!

    满世界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五色仙凰鼎属于凰王,这座大鼎简直压盖了万古诸天,豁然之间砸在狱王身躯之上,他发出凄惨的声音,体内的骨头都断裂了好几根,毛孔喷薄下来漂泊血雨,染红了天地。

    世人惊颤,是狱王,遭遇了重创,现在又被五色仙凰鼎打了一下,残躯颤抖,坠落在地面上,砸出一个血色天坑,当中血光冲霄汉,惨烈气息蔓延!

    无尽人颤栗,狱王败了,败给了凰王!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仙漠双目怒睁,凄厉嘶吼,狱王怎会败掉?怎会败给失去仙王道果的凰王。

    很多人也傻了,他们曾经估测, 对于凰王来说,最好的结局, 是两败俱伤,但是现在呈现在他们眼中的画面,反差太大了,是狱王惨败。

    “狱王,纳命来!”

    凰王从天而降,手掌托着五色仙凰鼎,再一次向着狱王镇压!

    狱王低吼,染血的残躯发光,飘浮在王城中的镇域炉飞了出来,刹那间撕裂了虚空,横在染血天坑之上,镇守狱王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狱王未曾带来兵器,现如今将镇域炉复苏到极限状态中,抵挡住五色仙凰鼎,同时悲吼道: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“手下败将,第二次败给了我,你有什么不服气的?”

    凰王神威滔天,可怕的身影长大亿万丈,挤满了整片古宇宙,盖世威严散发,一步步逼向了狱王。

    这里当即爆发一场大地震,方圆百万里化为灰飞,无尽杀伐秩序冲击狱王。

    狱王死命转动镇域炉抵挡,他已经重创了,很难发挥出全盛时代战力,如果没有镇域炉他会死掉,同时发出凄厉的声音:“凰王,你如若没有帝令,岂能挡得住我!”

    狱王根本没想到凰王还执掌帝令,这令牌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身份令牌,帝令一旦爆发,仙界万教共尊,等于封帝强者出手,也散发帝道法则,给予凰王无量仙界之力。

    凰王一言不发,五色仙凰鼎蒸腾下来如海的秩序法则,渐渐压制镇域炉,最终呈现在世人眼中的是,巨大的太古仙凰展翅,要截断镇域炉,劈杀狱王。

    满世界的人惶恐,杀仙王,这是要毙掉一位仙王!

    他们被吓住了,这可是仙王啊,帝族的狱王,仙界最绝顶的存在,一旦被击毙,仙界都会爆发大地震。

    “凰王,你别逼我!”狱王低沉嘶吼:“没有帝令你赢不了我,你若是胆敢动杀机,王城会崩灭。”

    仙王临死反扑之下,别说王城了,附近的古界都会进入黑暗时代。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凰王冷笑道:“从域外回归,不就是想要保住一条命,可是你既然出手了,就没有回头路,要么滚回去和我再一次战斗,要么被我直接打死!”

    凰王的话语很残酷,让狱王很难去承受,曾经败给凰王也就罢了,现在败给一个伪仙王,他岂能甘心了。

    “护道者息怒,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“凰王,仙王不可杀,会引发仙界乱局,凰王以大局为重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间,远方世界,至神至圣气息蔓延,一条接着一条大道秩序路呈现,来了一群德高望重之辈,虽然不是仙王,但是和凰王算得上旧识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求情,不是看在仙族的面子上,毕竟仙王一旦毙命,这事情就大了,仙族绝不会善罢甘休,会引发仙界内乱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仙族还是护道者一脉都足够鼎盛,一旦闹起来可了不得。

    况且,帝族向来互相帮衬,否则的话那段禁忌历史过去,仙族和轮回帝族已经举族崩塌了,不可能保存至今。

    “闹大了又如何,顶天了就是一个死!”

    凰王冷漠道:“仙界既然以帝族为尊,为荣,可帝族不尊法,如若不废掉一些污秽臭鱼,帝族迟早被污染,沦为大灾,大难!”

    前来劝架的都颤栗,凰王可真的是什么都敢说。

    同样了解的他也清楚,他们不会质疑凰王的决心,遥想当年的凰王,只身一人杀入三界战场,冲向黑暗界,怀着玉石俱焚的决心,当年的他是何等的霸绝,何等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凰王,你这话太过了。”狱王暴怒,他还要审判帝族之罪吗?凄厉道:“我族官邸被打爆,这是对帝族的羞辱。”

    “窝藏重犯,打爆就打爆了,为你们帝族清理门户罢了,理当重赏,不应该去为难。”凰王冷声道:“我刚才也说过了,胆敢攻打王城,就是死罪,是你执迷不悟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凰王浑身杀气更盛,前来劝架的强者齐刷刷飞了出去,完全压不住凰王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说一千道一万,我也没要踏入王城半步。”

    狱王急了,他直接服软了,道:“凰王你用帝令和我对决,本就不公平,现在杀我也没有多大的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武力压不住,开始讲理了,这可不是你们仙族的风格。”凰王讥笑道:“现在讲理晚了,仙族攻打王城,仙王都来了,你们这就是造反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狱王惨叫,镇域炉都被击飞了,满身都是大裂缝,画面真的是惨不忍睹,一位仙王再被碾压,体内骨头断裂,即将炸成一团劫灰!

    “咚咚咚......”

    “凰王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远方世界又来了一大批大人物,神情严肃,也有些人头大,狱王快要死掉,凰王的杀机太重了。

    有人直接让狱王给护道者服个软,这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仙族太强硬,这一次若非护道者有帝令护体,多半会遭劫。

    狱王那个恨啊,他堂堂仙王,给一个伪仙王服软?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下一刻,破败苍穹染红了血液,狱王的伤势加重,身躯都要烂掉,头颅都在四分五裂,简直坠入了死域当中,惊惧道:“停,别打了,住手!”

    一群德高望重的强者走来,传音告知凰王,斩掉狱王事情太大了,仙界会变天的。

    “留他一命倒也不是不行!”凰王的神情稍稍缓和,冷冽道:“死罪可免活罪难逃,自断双臂,仙族万年内不得踏入王城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倒吸凉气,自断双臂是对仙王天大的羞辱,让仙族万年不得进入王城,简直让帝族低下高傲的头颅。

    有人想要说些什么,终究没能开口。

    凰王说一不二,机会已经给狱王了,如果他不答应,接下来要面临凰王的怒火,落到身死道消的局面中。

    有人扑捉到,凰王的杀气越来越浓烈了,随时都会反悔。

    狱王苦涩一笑,对于一个连三界战场都敢强闯的巨凶,他真的不怀疑凰王的话,不低头就是死路一条!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最终他的双臂断裂,臂膀恐怖而又慑人,仙王精血流淌,飞向了凰王面前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狱王整个人苍老,像是进入了垂暮之年,不复往日之威。

    一些大人物不由得开始叹息,狱王两次败给了凰王,未来修行要止步,也很难成为仙族的掌权者了!

    下一刻,一声凄惨的叫声炸响!

    这是仙漠,颤栗不断,像是一头小鸡仔,被凰王攥在了手心中。

    前来劝架的各族强者,微微摇头,一言不发,狱王可以让他们求情,可一个仙漠就算了,是死是活护道者说的算。

    凰王要杀仙漠,谁也不会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攻打王城,的确是死罪!

    狱王站起来,臂膀有碗口大的伤口难以愈合,这可是他自断双臂,想要恢复不知道要耗尽多少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走了。

    “狱王大人!”

    仙漠惊恐无比,头皮都炸开了,浑身汗毛倒竖。

    狱王走的太快了,身影都快消失在地平线尽头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仙漠惨叫,为何不保他?

    他的身躯崩碎了,总之这一次压塌王城大门的四大禁忌强者,全部凋零!

    “护道者大人!”

    崩塌的王城门庭之外,三长老跪在门口,已经跪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护道者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收走了镇域炉,踏入了王城之内。

    乾坤二老现在还心惊肉跳,两强走了过去,沉声道:“主上,苏炎去了最强宝库,翻开了三灾秘术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凰王的脸色微沉,身影刹那间出现在仙宫之内。

    他的双目落在苏炎的元神之上,盛开的赤色莲花,宛若业火烘炉,已经将苏炎的元神烧得快要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凰王皱眉,神情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他发觉苏炎元神中,像是存在某种特殊的物质,他竟然观之不透!

    这让凰王诧异,他都看不透,此子存在什么问题?

    此刻,乾坤二老也赶来了,和他们猜测差不多,苏炎的元神快熬不住了,不过认真观望和注视,神情有些吃惊,发现苏炎支离破碎的元神,形似赤色的流光,粘附着红莲业火之力!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他们感到难以置信,苏炎似乎可以吸收红莲业火?

    这是什么物质?一旦吸收掌握住,苏炎直接掌握一宗可怕的杀手锏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