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仙王洞府

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仙王洞府

    苏炎直接离开了,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附近的人有人讥笑,有人担心,也有人摇头,不管怎么说苏炎是一个狠渣子,分量和往日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你.....”

    这群年轻男女的脸色铁青,这人也太嚣张了,一句没空就打发了他们,且直接离开了,大长老坐关之地他们可不敢过去.

    狱王自断双臂,引发了掀然大波,年轻一代的绝顶人物可都发憷,不过对于知道凰王成长史的强者来说,这根本就不算什么,当年的凰王又不是没有毙掉过仙王!

    “他肯定知道天星王在找他!”

    有人神情冰冷,说道:“天星王可是天之辈的王侯,这齐天圣王到底属于什么层次的封号还真的难说,现在避让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天星王已经盘踞在城外一个月了,他是什么人物,岂能一直等待一个刚封王的小辈?传出去影响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交流和议论,脸色不怎么好看,对于他们来说,天星王威严绝顶,乃是天之辈王侯,苏炎不过刚踏入大圣,只能以小辈称之。

    “无妨,他躲不了多长时间,这一劫他要接下。”

    有女子冷声道:“渡不过去就是一个死,我还在这里等他,我到要看一看,他究竟可以躲在王城多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护道者坐关之地,混沌弥漫,超然于世,像是通往域外时空。

    这里有护卫镇守山门,都是护道者门下的侍卫,看到苏炎来了连忙放行,也有人嘱咐苏炎让他不要乱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混沌弥漫的山门裂开,浮现出一条瑞霞四射的大道,苏炎走在上面进入内部。

    “仙王世界!”

    来到这里的时刻,苏炎惊异,这是仙王开辟的世界,如同真实的宇宙星空,宏大辽阔,漫天都是至强的道法秩序在绽放。

    苏炎脚底衍生出大道,确保苏炎可以在仙王世界中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整片世界给予苏炎可怕的压力,如果没有大道能量的守护,他觉得在里面活不了多长时间,这可是仙王,寻常吐纳之气都是可怕的物质。

    对于苏炎这个境界就是催命符,苏炎也猛地惊异,他想到了不灭天阳之上沉眠的可怕巨头,难道哪位巨头也是仙王?

    可不知道怎么了,苏炎觉得这片世界弥漫的能量物质,虽然可怕而又窒息,但是和不灭天阳沉眠的生灵比起来,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!

    “仙王也有强有弱,这个领域已经可以封帝了!”

    苏炎在心中暗语,封帝需要什么条件苏炎还真不清楚,需要得到仙界本源意志的认可才可以。

    圣境,乃是修行最终三大境界的极限了,比如仙魔大战,定义是年轻一代的争霸,自然是圣境巅峰具备参与的资格。

    也就是大圣领域是参与的极限战力,虽说是最终的三大境界,可皇者和禁忌生物还是存在重大差距的,但是禁忌和仙王也很难去同论。

    也只能说一关比一关难闯,这是登天路!

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刺耳的凶魔之音炸开,苏炎心中一惊,看到一片深不见底的深渊当中,腾起万丈金光,璀璨炽盛,宛若无尽烈日在横空,照耀的仙王世界一角都璀璨滔天。

    一头鹏鸟,巨大遮天,特别是如同黄金浇筑而成的翅膀,仿若可怕的剑胎,整体散发的气息很强大。

    苏炎心惊,这是一头禁忌生灵,巨大的鹏鸟冲出深渊,如同使出了地域之门,景象很恐怖。

    “了不得,这是护道者镇压的鹏鸟!”

    苏炎咋舌,一头禁忌鹏鸟,沦落到看家护院的地步,这就是仙王,太霸气和超绝了。

    且鹏鸟未曾被彻底驯服,刚腾跃出深渊,深渊便是发光,如同化作仙王大手,镇在鹏鸟身躯之上,任由它拍动巨翅,摇动身形,也无法挣脱仙王之力的镇压!

    “凰王,我恨你,你永远也不可能让我屈服!”鹏鸟嘶吼,桀骜不驯,它被镇压了万载岁月,曾经在古界作乱,祸乱一方,结果被护道者镇压在洞府中。

    当然这里不仅仅是一头鹏鸟,苏炎又看到一头沉睡的犼,体内传递着恐怖神音,震耳欲聋,震的苏炎体内气血乱颤,同样也被锁链束缚,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世界很大, 不知道遥远的区域,还蛰伏着什么样的生灵。

    仙王洞府,充满了蛮荒气象,和苏炎想象的不同,护道者的洞府中,凶光滚滚,海啸不断,等闲之辈闯入当中,必然会被吃的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。

    苏炎路过一片药田,土壤发光,色彩斑斓。

    在之上栽种了一株接着一株稀世古药,许多苏炎叫不上名字,不过苏炎见证过古天庭最强宝库,这片药田和采种五行皇道果的药田,还是存在一定差距的。

    对于凰王来说,即便是再珍贵的古药也没有多大帮助,除非可以得到传说中的帝药!

    这可是帝族专属之物,即便是找遍整个仙界,也不见得可以挖出来一株无主之物,苏炎自然没有见过一种。

    路,很快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苏炎看到了一片不见底的深渊,有些瘆人,黑漆漆的,喷薄出凶魔气息。

    “黑暗界的气息!”

    苏炎心惊,这个深渊存在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他踏入深渊中,耳边是呜呜的魔音,恐怖的飙风,都要撕裂他的血肉。

    形似地域之门敞开,恶鬼贴在苏炎面前对着他吐息,也伴随着沉闷而又恐怖的魔音,任何人站在这里都很难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苏炎心中波澜万丈,可怕的世界横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尸山血海,有些尸体很吓人,至今还存在生机,如同囚在炼狱中的仙王在发怒!

    有些断裂的兵器,恐怖绝伦,锋芒盖世,动辄都能劈开苏炎的身躯。

    苏炎被惊住了,这就是炼狱,横在仙王洞府深处,荡漾着灭世波动,满地的尸骨数不清,有些尸骨至今强大惊世,凶威震天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些生灵,都是被护道者镇杀的?”

    苏炎在心中暗语,他走在地域中,踩在尸骨之上,走到了幽冥路的尽头。

    苏炎吓了一跳,这一路上他都很镇定,这场面还镇不住苏炎。

    可是忽然之间,有一个人突然挺起腰板,有些瘆人。

    “三长老,你吓我一跳!”

    苏炎脸黑,没想到是三长老,他跪在这片炼狱中,面庞惨败,披头散发,像是一头厉鬼。

    难道三长老被镇压了?不过他并没有被束缚,只是跪在这里,对着苏炎在笑,笑容说不出的阴森。

    苏炎皱眉,道:“三长老,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,怪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恨你!”

    三长老的神情收敛,双目闭上,叹息道:“没想到最终会被仙族出卖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仙族不出卖你,当时你将我打入第九战区,我就知道你已经被仙族收买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平静的话语,落在三长老的耳边,像是炸雷一样,整个人如同被打了一耳光,浑身颤抖,又哭又笑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的小伎俩便是被苏炎看透了。

    “三长老,这一切都是你自己作下的,真的怨不得旁人。”苏炎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大限将至,为的仅仅只是多活几天。”三长老低沉嘶吼:“你为何不杀了我?”

    “为了活命,卖了我,人之常情,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苏炎淡淡道:“你现在的遭遇,比死更好,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三长老悲惨大笑,他觉得自己太惨了,这一生也算得上辉煌,毕竟是禁忌强者,又是王城三长老,但是现在到头来,什么都没有得到,反而沦落到这种局面中。

    真的是比死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三长老取出一个虚空袋,交给了苏炎。

    苏炎打开之后,双目一瞬不瞬盯着三长老,道:“这是仙族,给你的报酬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.....”三长老凄厉的目光盯着苏炎,低吼道:“一个子都没花,都在这里面,二十万斤仙源,仙族给的,现在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买命钱,二十万斤仙源。”苏炎怒笑道:“仙族,真的是好大的手笔,可二十万斤仙源买你的命,你觉得我可以做到吗?你犯了法,也出卖了护道者大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求你为我求情,只求你转告护道者大人,我愿意去三界战场,只求护道者可怜我,不要因为我的愚蠢,牵连我的家族,祸不及家人而苏炎!”

    “三界战场?”苏炎惊异。

    “关乎凰王的事情,你应该不了解。”三长老平静了不少,说道:“当年凰王的子女,战死沙场,切确说是被黑暗界下套了!”

    凰王辉煌一生,荣耀滔天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子女统统战死,仅仅留下襁褓中的穆馨。

    凰王狂怒之下,只身一人杀向了三界战场,这满地的尸体也是凰王从三界战场带回来的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,强闯三界战场,要打向黑暗界,可以说生出了和黑暗界玉石俱焚的决心,骤死也不回头!

    苏炎心绪激荡,可以想象出凰王之怒,满腔的怒火在三界战场狂暴,向着黑暗界狂压!

    那一战的影响太惊世,凰王麾下一群最强的兄弟得知全部都去了,拼死保住了快要战死的凰王,将他从地狱中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也是仙凰军团衰败的原因之一,仙凰军团的顶梁柱倒塌了一大半,否则怎会有仙族在王城扎根的可乘之机啊!

    最终的凰王虽然活下来,可是遭遇了重创,失去了仙王道果,但是他拼死了黑暗界两大仙王,战功太辉煌了。

    三长老颤抖着说完,对于护道者很敬佩。

    熊霸当年因为在闭关,所以他没去,否则熊霸现在已经是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苏炎俯下身躯,手掌拍了拍三长老的肩头,沉声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三长老抬起头,望着苏炎的背影。

    苏炎步履沉稳,他原本想要将仙族、轮回帝族和黑暗界勾结的事情告诉凰王,让他小心提防,或者可以将事情公之于众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真的没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以凰王的脾气,这些血债他一旦得知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,凰王必死无疑!

    “为何啊!”

    三长老低吼,想知道苏炎接下来的话,可终究没有吐露出一个字,为何要反过来感谢自己?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