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历史悬案

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历史悬案

    苏炎步履沉重,穿过炼狱,眼前的景象跟着大变。

    像是远古生物蛰伏之地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浩瀚而又色彩斑斓的辽阔天地,看得有些不真切,耳边时刻炸响着大道神音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苏炎觉得来到了仙界尽头,站在了大道之上,也如同登临仙道绝颠。

    一头接着一头大道圣龙,横空苍穹,又一头头盘踞在山岳之间,喷薄祥瑞之光!

    满世界道音隆隆,震耳发聩,像是黄钟大吕在苏炎耳畔鸣动,一阵接着一阵,也如同诸天圣龙盘踞在他身躯之上,也有仙凰在对着苏炎展翅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一步接着一步,很快浑身神光大盛,仙辉炽烈,体内传递着诵经音,身躯,元神,内宇宙同时间发光,都形成了三重经文长河,在虚空中交织,绽放!

    倏尔,苏炎的背后腾起浩大画面,法相通天彻底,横贯天地乾坤,三大篇章组合的宇宙经在转动,伴随着漫天的大道神音也开始共鸣!

    苏炎如同在登天,一步接着一步登临仙道绝颠。

    他的身躯更为炽烈和灿烂,也有神圣之光荡漾,背后呈现的宇宙法相世界转动起来,垂落下来的光芒越发的宏大了,都要压盖整片世界!

    道法绽放,承受了天地秩序的洗礼,日益壮大,深邃,玄奥!

    这是大机遇,仙王洞府对苏炎的洗礼。

    苏炎觉得,道行攀登到大圣巅峰,在向着皇者领域进步,什么是皇道苏炎还没有太大的概念,却扑捉到了无尽的伟力,仿若要和仙界交融,爆发出一身无敌战力!

    最终的时刻,苏炎的肌体炽烈,背后的世界中,雷霆之光蔓延,散发出开天之力,宇宙经书显得更为玄奥了,透出天地之始,再造洪荒的大气魄!

    “太阴太阳,开天雷经。”

    一道身影浮现,出现在苏炎身边,恍然间苏炎如同经历了宇宙末日,乾坤倒塌,皇道秩序碎裂的恐怖场面,身心欲裂。

    苏炎心惊,这就是王城护道者,要知道他也现在只能称之为伪仙王,真正的仙王到底有多么可怕?

    凰王浑身的气息收敛,苏炎才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虽然凰王现在不是仙王了,可毕竟当年登临仙王境界,他的眼界太高深了,一眼就洞察了苏炎修行的各类经书!

    “见过凰王大人。”苏炎向前行大礼,发自内心感叹,说道:“多谢凰王指点,这几日晚辈收获很大, 可以少走不少弯路。”

    “分内之事,任何惊才绝艳的王侯,历代护道者都理当给予指引。”

    凰王淡淡开口,苏炎沉寂了三天三夜,得到了很大的好处,已经在琢磨皇道路了,不得不说苏炎的悟性很惊人,这也得益于他所修的经书,潜能相当超绝。

    他有些惊异道:“开天雷经你都能得到,谁给你的?难道你们人间界还有仙界各类开天经书?”

    苏炎未曾迟疑,笑着开口道:“是从天雷王化身中挖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..哈哈哈!”

    凰王突然笑了,他的身影高大而又神武,有盖代军侯之威,笑声洪亮而又豪气万千。

    苏炎的这句话让真让他意外,这可是开天雷经,仙界十大开天经书,很可能伴随仙界起源而形成的盖世经书,也可以称之为无价的宝藏。

    雷仙老视若命根的开天雷经,就这般落入苏炎之手,这要是传出去,当真是一个天大的笑柄啊。

    苏炎挠了挠头,也跟着笑道:“我和那一脉无冤无仇,他们要杀我,我夺了他们的经文,这不过分吧!”

    “不过分,干得好,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。”

    凰王开怀大笑:“这是属于你的机遇,年轻人你的魄力不小,修行了这么多经书,最为主的还是内在经书,主导太阴太阳,我有些好奇,你得到了谁的师承?”

    “回护道者,晚辈苏炎,来自于天庭!”

    苏炎身材笔挺,黑色长发披肩,一字一顿道:“我所学的经书,乃是我天庭经书,初始经。”“初始经!”

    凰王双目精光四射,这篇经文他还真没有听说过,难道是当年的天帝缔造的?

    “给我说一说天庭的事。”

    凰王让苏炎坐下来说,一老一少盘坐在地面上,看起来很轻松,苏炎也没有过多紧张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护道者,和当时逼的狱王断臂时刻,真的有很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其实护道者也惋惜未曾毙掉狱王,且他也清楚,一旦真的斩杀狱王,事情会很大,仙界多半都会大乱。

    凰王并非忌惮仙族,他连黑暗界都敢杀过去,又怎会忌惮仙族。

    苏炎宝相庄严,说道:“天庭的历史晚辈了解有限,百万年黑暗界入侵玄黄宇宙,玄黄宇宙衰败,天庭亿万大军背井离乡,远征域外,不知去向。”

    护道者神情严肃,不知去向?

    古之天帝是何等伟岸,他开创的势力岂能弱了,定然绝世强大,直接将人间界衰败的局势扭转,重新稳固三界格局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三界格局断裂,已经是亿万载之前的事情了,现在仙界各大群族了解这些事情的,已经没有多少了。

    “百万年前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凰王皱眉,神情越发的郑重,如果黑暗界找到人间界位置,大举进攻,仙界岂能不知?

    苏炎没有沉默和犹豫,他摇头,不怎么清楚。

    他不打算将仙界、轮回帝族联手黑暗界的事情告诉护道者,护道者的子女都战死了,他憎恨黑暗界,当年可以选择战死,也不愿意忍气吞声活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他知道这里面的内情,凰王必将大怒!

    苏炎真担心凰王会殒落,况且即便是凰王扛得住,他将这些事情说出去,谁又能去相信啊!

    说其原因,在仙界这里,帝族荣耀万丈,伴随着岁月长河激荡,没有确凿的证据,难以动摇帝族。

    “护道者大人,我想问一问,当年天庭的天帝来到了仙界,究竟去了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苏炎的话,让凰王从沉思中回神,叹息道:“一段禁忌历史,古之天帝登临仙界,怀着怒火而来,轮回帝族险些除名,仙族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天族,轮回帝族,仙族,他们可是仙界最古的三帝家族,可两大最古帝族险些被人连根拔起!”

    凰王的眼底闪出惊容,惋惜没有生在那个时代,惋惜没有瞻仰到盖世天帝之威,这是护道者人生一大憾事。

    很难去想象古之天帝的伟岸程度,这件事发生的时间距离现在,已经有数千万载了,相当的久远,可至今回想起来,也如同炸开在他耳畔回荡。

    苏炎惊骇,两大帝族险些除名,这就是古之天帝的可怕,天庭开创者的无敌战力。

    那是一段流血的禁忌历史,事关帝族荣耀,可仙族和轮回帝族毕竟是帝族,两大帝族险些被连根拔起,仙界各方不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天帝负伤离开了?”苏炎心中猛的一沉,古之天帝在仙界毕竟是外人,仙界各大帝路如若联手,可想而知是何等阵容。

    “并没有,无法威胁他。”凰王沉声道:“如果不是黑暗界大军来袭,此事难以善了,毕竟对于无敌者来说,有着不可逆行的意志,不可阻挡,甚至拼到最终仙界各方也会让步,仙界不可能因为两大帝族,也动摇了整个仙界的根基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苏炎心中波澜万丈,他们差点除名了,怪不得十几年前欲要审判整个天庭。

    护道者庄严肃穆,对于古之天帝相当的敬仰,说道:“据我所知,天帝去了黑暗界,重创了黑暗界,否则不会有仙界这千万载的休养生息,但是古之天帝离奇失踪了!”

    那一段帝血漫天的禁忌历史,发生的时间很短暂,消失的也很短暂。

    这很离奇,可怕无敌的古之天帝消失了,有仙界强者推测他可能战死了,也可能离开了三界,总之去向成为一个谜团。

    “为何会消失?”苏炎有些懵,三界最大的敌人,是黑暗界。

    他有些惊悚了,古之天帝殒落在黑暗界了?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,更相信护道者的推论,很可能不在三界之内。

    难道遇到了大麻烦,很难回归?

    “这是历史悬案了。”护道者沉声道:“当年,古之天帝消失,多年之后天庭来了一批强者,有些存在都可以和帝族开创者平起平坐,追查古之天帝消失的谜团,甚至也去了黑暗界,可是很奇怪,他们也消失了!”

    仙界和黑暗界斗了漫长岁月。

    凰王更为坚定,他们没有殒落黑暗界,应该是去了特殊的区域,遭遇了很大的困境,难以回归。

    “三界之外!”

    苏炎有些毛骨悚然,这天地究竟有多大?有些问题难道可怕到无法解决?强大的古之天帝,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了,可是三界之外是什么?

    护道者的心情也很沉重,古之天帝开辟的势力,遭遇了黑暗物质的侵蚀,他都没有回归。

    凰王觉得自己的猜测有着无限的可能性,古之天帝在三界之外,和这一切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他深深叹了口气:“数千万载已过,大浩劫要来临了,残缺的仙界,不知道还能承受多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何意?”苏炎心惊,残缺的仙界,难道仙界已经不完整了?

    “久远时代,仙界不逊色黑暗界,可以说平起平坐。”

    护道者语气低沉,道:“据我所知,仙界有缺,不完整!”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人间界已经凋零了,两界攻守的格局已经被打破了,护道者可以预感下一次浩劫的凶残程度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苏炎心头一震,发现他识海中的小塔猛的颤鸣了一下,继而归于了平静。

    护道者刚才的话,惊动了小塔,难道他还存在精神意志?

    “苏炎,你在这里考虑一下,未来的路该如何走,想清楚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护道者的身影消失了,这片区域也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苏炎的双眉紧缩,未来的路,如何走?

    以前他来仙界是为了变强,是为了在仙界的环境中成长。

    但是现如今,就在一个月前,看清楚了帝族的嘴脸,也看清楚了帝族的强势。

    苏炎如果一直在王城肯定不会遭受生死危险,可一旦离开王城,骤然是仙界浩瀚,也是步步杀机。

    他可以避开一次两次,甚至更多次,可总会遭遇生死险恶,一个不慎都会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现在摆在苏炎面前的只有两条路,要么离开,要么前进!

    可不管是离开还是前进,苏炎都渴望得到力量,唯有留在仙界才能满足他。

    “前路坎坷,生死万劫,大敌横空!”苏炎的眸子四射,冷声道:“可我苏炎何惧,当年的我就是从地域中爬出来的,不管未来有多难,定有我的立身之处!”

    他想要成为天地间最强的一批,不被为难,不被欺辱,甚至将来足够强大可以去清算恩怨,可以让仙族他们低头!

     “没有绝世大敌,又何来无敌天下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体内战血澎湃,浑身衣衫都裂开了,露出恐怖的葬天之躯,气吞万里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杀音横空,金戈铁马,纵横激荡。

    他浑身神光万丈,法相横空,封号呈现,如同化作当世无敌的人皇,有气吞河山的壮志,有威慑天下的信念!

    “我要成就仙王,要做就做无敌的人,大丈夫理当如此!”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誓言,这是苏炎的信念,未来他可以粉碎一切,让帝族坠亡。

    逆天崛起是无上成就,可怕的敌人可以将他锤炼的更强大,更无敌。

    没有强敌,何来成功!

    披荆斩棘,强者路上尸骨多,浴血争霸,做当世无敌的帝!

    与此同时,王城之外。

    “人间界来的天骄,你还要让我等待你多久,我就站在昔日葬天洞强者坟地之上,要在此地镇杀你!”

    杀伐气息散发,可怕的波动都冲向了王城,伴随着惊雷滚滚的神音。

    天星王已经失去了耐心,一个多月了,苏炎还不出来,还需要让他等待到什么时刻?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