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仙王路!

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仙王路!

    仙王洞府核心地带,龙腾大岳,神光万丈。

    苏炎黑发乱舞,他不是优柔寡断之辈,仅仅思量少许,便是有了答案,他来到了洞府深处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这片区域不平静,宛若一重重黑色巨浪横空,铺天盖地,带着可怕的镇压力量,横过苍穹,压向了无边大地。

    若非此地是仙王洞府,有最强的法则秩序交织笼罩秘地,单凭源头方向激荡出来的滚滚黑色风暴,足以毁灭这片区域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黑色神炉,璀璨炽盛,宛若巨大的黑色天渊,动辄都能吞掉宇宙星空!

    神炉炽烈,沉浮在天地之间,过程中景象越发的怖人了,这是凰王不断施展力量,且配合五色仙凰鼎,不断净化神炉,斩掉仙族一脉的精神印记!

    毕竟是仙王兵器,彻底净化干净需要一定时间。

    苏炎盘膝而坐,他也没有闲着,将开天雷经铭刻出来,准备赠送给护道者,相信这篇经文对他也要一定帮助。

    夜间,黑色神炉绽放的光芒更为炽盛了,整座神炉发光,内部诵经音滚滚,都呈现出最强的法则秩序,勾勒成宏大到极致的神魔炼狱世界!

    镇域炉,以仙魔镇域经为道法锻造而成的,这可是仙族的绝顶经书,即便是护道者废掉镇域炉当中的精神印记,镇域炉的大体威能还在!

    后半夜的时刻,神炉轰鸣,轰隆之间拔地而起,撞击的苍宇摇颤,群山剧烈颤抖,整片时空如同解体了一般,镇压力量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神炉特别的怖人,如同沉睡的仙王在觉醒,天地颤栗,日沉月坠,喷吐的一瞬间,仙王洞府的神力都骤然间降低一截,天地显得有些灰暗。

    苏炎睁开了瞳孔,这口神炉太强大了,仙族真的是丢了血本,镇域炉已经被护道者净化了,未来将属于他们这一脉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镇域炉飞来了,坐落在苏炎头顶之上,隆隆转动,且垂落下来漫天的镇域气息,法则至强,仿佛仙王在出手。

    “护道者大人,您这是?”

    苏炎惊异,镇域炉沉浮在他头顶之上,喷薄光辉,这宗宝物的强大毋容置疑,现在也是无主之物,苏炎可以掌握,可能察觉到镇域炉的潜能,以他的道行释放出来威能太困难。

    “仙人洞的战车,是一个麻烦,你不要带在身上了,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凰王漫步走来, 屈指一点,镇域炉猛然之间缩小,钻入了苏炎的身躯当中,遁入苏炎心脏当中。

    “你以本命精血日益滋养,未来掌握起来会相对于轻松。”

    苏炎虎躯一震,忙道:“您在王城护我周全,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,这仙王兵器我可断然不能收下,这份礼太贵重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得到的古战车,不过是禁忌宝物啊,岂能和镇域炉比肩,十个古战车也抵不上镇域炉,虽然他不了解仙王兵器有多么的贵重,可是这东西需要花费无穷海量的天地珍宝方能锻造而成!

    “仙凰军团是我一手开创的。”

    护道者背负双手,脸上闪出一抹哀愁,道:“从辉煌到衰败,都和我有直接的关联,我愧对那帮老兄弟,他们的子嗣后代免去了魔煞之气痛苦,权当是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礼太贵重了,还请凰王大人收回。”苏炎苦笑道:“仙凰军团都是好男儿,他们不畏生死和黑暗界浴血奋战,晚辈不过尽了一些绵薄之力,岂能和镇域炉比肩。”

    “收了吧,这宝物也是因为你猜落入我手中,前路坎坷,权当是我回报古之天帝为仙界挣来千万载的修养时间!”

    护道者雄姿伟岸,脊梁笔直,像是一座宏伟大山镇在前方,这就是护道者的魅力,否则当年一步步开辟出十大军团之一的仙凰军团!

    当年的他遭遇差点死在攻打黑暗界的路上,若非众多老兄弟拼死相帮,用血肉筑起一条回归的路,他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他曾经后悔过,也没有后悔过。

    听起来很矛盾,为了子女可以战死沙场,可愧对那帮老兄弟,当年的一战太惨烈,至今活下来的没有多少个了,甚至还恶病缠身,即便是护道者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苏炎也不再坚持了,将葬天洞打开,当中外泄出海量的阳气烈火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护道者惊异,像是一条接着一条火红的汪洋,当年苏炎以葬天洞填装,他很清楚此物的重要性, 因此装走数不清的阳气烈火。

    此物苏炎留下了一小部分,其余的都送给了护道者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对您有帮助吗?”苏炎问道。

    护道者仔细检查阳气烈火,很快动容,说道:“这能量,留下此物的强者,定然是功参造化的存在,虽然对我没有多少帮助,可对我那帮老兄弟很重要!”

    护道者开怀大笑,修行越强遭遇的黑暗界有害物质侵蚀肉身越发严重,当年护道者在杀向黑暗界的路上,遭遇同代强者疯狂攻击,留下了几乎不可治愈的伤痕。

    他能活下来已经是一个奇迹,万载修养恢复了不少活力,有希望重回巅峰!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。”

    苏炎也高兴大笑,随即将开天雷经取出来,郑重交给凰王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原本送你一宗宝物,你现在拿出这么些东西,我可不想欠人恩情。”护道者对于开天雷经自然关注,这经文传说和仙界起源有关!

    对于仙王来说,即便是前篇,也是重要至极,不能去财富去衡量它的价值!

    “反正是抢来的,没啥。”苏炎哈哈大笑,如若没有小塔铭刻了开天雷经经文字体,这篇经文即便是夺过来,苏炎也很难修成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客气了,言归正传吧。”凰王接过开天雷经,说道:“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快速成为仙王的路?”

    苏炎语出惊人,护道者都失笑,仙王路是何等困难,当年凰王之所以突破是撞到了大机遇,观遍整个仙界,古界亿万,强者无数,可踏入仙王?

    别说是万年,即便是十万年也不见得可以走出一位!

    “十万年都不见得诞生一位?”苏炎愕然,这概率也太低了吧?这可是十万年,况且以仙界的强者体量,都不见得可以诞生一位?

    “仙王路,太艰难,我见过很多伪仙王,千万年过去也无法冲击到仙王领域。”凰王说道:“这个概率很低,不单单牵扯到天赋问题了,即便是将仙人洞的年轻天骄都放出来,有希望成就仙王的人也极为渺茫!”

    希望太低了,古来仙界天赋超绝的强者多得是,可仙王岂能是嘴上说一说就可以踏出去的,现在的苏炎还不是皇者,考虑这个问题有些久远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!”

    护道者的双目猛的一缩,语气低沉道:“突破仙王路的捷径也有,可是很难!”

    “第一条路,就是在帝城,一战封帝,可得到大机遇,得到仙界鸿运加身,这是一条捷径,可从未有人成功过。”

    凰王觉得这一条路没有任何的希望,历代打开这一条路的盖世天骄自然也有,可都是以失败告终,动辄也会战死最强战场。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的路?”苏炎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第二条路,有人成功过,甚至不只是一位。”护道者点头:“但是这一条路,仙界漫长而又久远的岁月过去了,成功者,凤毛麟角,一只手都数的过来!”

    “可是太难了,必须需要占据天时地利人和!“

    护道者叹息,不太想告诉苏炎,他既然选择留下来,在仙界闯荡,随时面临被整死的厄运,肯定急迫想要变强。

    仙王路有捷径,可需要血的代价!

    苏炎追问,想要去尝试,说不定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尝试?”护道者苦笑道:“不是我打击了,你在圣境的战力虽然极强,但是这一条路很难,仙界的历史太久远了,成功者屈指可数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护道者大人告知!”苏炎说道:“我的处境已经足够危险了,没有什么不可以付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仙魔战场,胜出三局!”

    护道者的声音沉闷,道:“你可以获得进入仙界本源造化地的资格,仙王有望!”

    苏炎瞠目结舌,胜出三局?

    仙魔大战,乃是仙界和黑暗界,最可怕天骄的厮杀,是沉淀的战神种子的血拼。

    胜利一局已经是天大的荣耀了,可是三局胜出,古来可以做到的,就那么几个人,也是占据了很大的运势,所遭遇的并非黑暗界一方最可怕的几位!

    “他们成功踏入仙王领域了吗?”苏炎追问。

    “古往出现四位,两位胜出!”

    护道者的话语对苏炎的冲击力太大了,成功率足有五成,通关仙王的捷径,仙界的本源造化地!

    苏炎心潮澎湃,转身告别了护道者,且将三长老要去三界战场的事情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真不该告诉他。”护道者摇头,苏炎如果真的去,死亡率太大了,已经要赢下来三场,难度可想而知啊。

    “准备走之前告诉我,这几天不要乱跑,不得离开王城古界。”

    护道者的声音袭来,快离开仙王洞府的苏炎心神一沉,护道者多半看出一些什么了,仙族吃了这么大的亏,岂能让自己离开王城展翅高飞!

    “小穆馨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护道者的神念涌出,一道虚幻的化身浮现在穆馨的住所,满脸慈爱笑容,道:“爷爷惹了仙族,怕是会对你不利,你也该走了,这些年我把本领都教给你了,和苏炎他们一同出去闯一闯吧!”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穆馨的娇躯微颤,自从她的父亲离世,一直被禁足在王城,身为护道者唯一的孙女,穆馨可不是什么弱者,现在护道者让她走,虽然羽翼未曾丰满,可是也能独当一面了。

    她生在王城,长在王城,寻常也只是道身出去转一转,从未离开过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凰王让她走,以免遭遇杀身大祸,他太了解帝族了,狱王自断双臂,四大禁忌强者死在王城,仙族不会善罢甘休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