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对决天星王!

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对决天星王!

    炸雷般的声音,回荡在王城世界中。

    大批的修士惊颤,星空珊是谁?帝族天之骄女,仙人洞奇才,天雷王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现如今,苏炎要在王城这里,要当着天下人的面,重打二十大棍!

    谁敢如此?

    可对于一位血洗了仙族官邸,被封为齐天圣王的苏炎来说,他真的有这个胆量,毕竟苏炎是王侯,可是她星空珊可没有封王,根本没有资格羞辱王侯。

    很多人热血沸腾,随着苏炎的身影好像辉煌起来,帝族的人了不起吗?在王城肆意横行,视法纪为无物,理当重罚,否则满天下人疯狂争夺王侯封号,还存在什么样的意义!

    “我来正法!”

    铁宝财仰天怒吼,这可是一位战王,封号显化,漫天仙界杀伐秩序降临,执法棍也被铁宝财的爪子抓住,舞动起来的瞬间,仿佛在舞动茫茫星空!

    “你敢。你敢!”

    星空珊都要疯了,目眦欲裂,怒火心中烧,她是一个要脸的女人,身份尊贵,可是现如今,她被苏炎镇压,踩在脚底下,甚至要面临二十大棍的责罚!

    她真的要气炸,披散的秀发乱舞,凄厉嘶吼,身为星空帝族的天之骄女,如若真的被当街重打二十大棍,传出去让她未来如何做人。

    “啊.....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,也伴随着血液溅射。

    星空珊的嘴巴直接被打烂了,执法混豁然之间打了上去,力量强猛绝伦,宝财可以爆发出最强的力量轰砸。

    满城的人呆滞......

    嘴巴被打烂了,这下手真的太狠,许多人望着铁宝财,这位模样看起来有些憨厚的巨凶,可是一位强大的战王,一丝留情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什么凶人?也有人觉得对于一个月前,七大王侯连仙族官邸都敢去血洗,打一个星空珊算什么!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王城轰鸣,回荡着惊雷之音!

    执法棍一棍子接着一棍子轰砸下来,打的星空珊皮开肉绽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她体内的骨头都在断裂,整个人都要被轰杀,严格上来说,二十大棍已经是很重的责罚,她星空珊是圣者,同样宝财也是圣者。

    重打她的执法棍也是针对圣者量身定做的,如果换做当年暴打英武王的执法棍,估计星空珊熬不过几下就死掉了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接连十大棍砸在身躯上面,星空珊痛彻心扉,身躯已经烂掉了,她的心中有着一丝惊恐,觉得会死在王城!

    她真的怕了,心中有一丝惊恐心绪在蔓延。

    到也不得不说她很不凡,烂掉的血肉之躯,外泄出无尽能量精华,这是在仙人洞沉淀漫长岁月,积攒的恐怖物质,滚滚喷发,滋补这她的伤体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宝财都吼了出来,执法棍轰然之间压落下来,打的星空珊残躯颤抖,精华物质爆裂了一大片,连同骨头的骨头全方位断裂!

    只不过即便是她的骨头中,也储藏着海量能量物质,外泄的瞬间裹住了残破的骨头,在进行自我修复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惊叹,仙人洞就是仙人洞,每一位都具备海量底蕴,即便是遭遇绝境也可以激发出来,滋补伤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有多少底蕴,统统打爆!”

    铁宝财低沉嘶吼,打滚子横空,再一次砸在星空珊残躯之上,这一次要打疼她,打怕她,即便是打不死星空珊,也要让她记住一生一世!

    “快看,齐天圣王离开了,难道他真的去找了天星王?”

    “齐天圣王刚踏入大圣领域才一个多月啊,可是天星王可是天之辈王侯,甚至重要的是,他是一位巅峰大圣强者,齐天圣王真的敌得过天星王吗?”

    王城全面沸腾,大批强者前去围观,不管怎么说两大强者一旦打开,必然属于绝颠争霸,苏炎可不是弱者,他敢去说明有足够强大的信心!

    王城之外,一片荒凉坟地中。

    这片地带罕见的神圣庄严,天星王盘踞之地,来了不少年轻一代青年才俊前来见礼。

    毕竟是一位天之辈王侯,分量太大了,在仙人洞的地位也极高,乃是核心成员。

    即便是蛛鹏他们都面带笑容,未来他们都会去仙人洞,都想去参加考核,如若可以结交天星王,对他们来说好处多多。

    许多圣者明珠陪伴在天星王身边,各个妙语如珠,她们的来头都不小,来自于各大强族,寻常眼高于顶,对于同代追求者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此刻面对天星王,都笑容灿烂,看起来很好相处,频繁对天星王展露自身的‘优势’。

    “天星王一出,各族青年才俊汇聚于此,我蛛鹏也是倍感荣幸,哈哈,未来我若是有机缘进入仙人洞,天星王可别忘记我蛛鹏,多多提携。”

    蛛鹏在这群人中地位也不小,大圣巅峰强者,且刚封王完毕,也来自于太古神魔一脉,身份也地位也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蛛鹏你太谦虚了!”

    天星王温和一笑:“你族的天魔王是何许人?仙魔战场胜出一次,当真是强大绝伦,我可不如天魔王!”

    谈起天魔王,这批人一个个神情郑重。

    太古神魔一族的天魔王,当之无愧的盖世天骄,曾经在仙魔战场胜出一句,虽说和星空帝族的天王,仙族的天武王比起来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有一批人在仙魔战场胜出数次,很有限和罕见。

    “天星王依我看谦虚的是您。”

    一位含苞待放的妙龄女子轻笑道:“仙魔战场快要开启了,以您的战力胜出肯定不难,到时候你名震仙界,可不要忘记我呀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群艳光四射的女子跟着哄笑,让此地的气氛热闹无比,他天星王当真如同众星拱月,屹立在中心地带,威严绝顶,神威凛凛。

    然而天星王的眉头始终紧缩,心中烦躁。

    蛛鹏察言观色,语气冷冽道:“下界来的人物,横行无忌,仰仗护道者给他们撑腰,实在是过分,现在天星王您来了,可他们连大门都不敢出,这才是人间界的悲哀!”

    各族英杰对于人间界不了解,但是天星王是何许人,堂堂的天之辈王侯,已经盘踞在城外一个多月了,心中也有怒意。

    “星空珊已经去了,估计他出来了,如果真的不敢来......”

    天星王冷声道:“也只能暂时离开,只是可惜这一行空手而归,有些扫兴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城外荡漾而出阵阵如海杀念,席卷了茫茫河山,最终冲向了这片坟地。

    天地共振,一道可怕的身影跨越而来,黑色长发披散,苏炎身形高大而又强健,执掌一口金色雷刀,流淌出可怕的雷霆之光!

    “小雷王的兵器。”

    天星王拔地而起,带着莫大天威,整个人显得神武绝伦,一双银色瞳孔神光大盛,冷冽道:“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地骚乱,苏炎来了,直接跨越到这里,姿态相当强横。

    天星王周边的女子很平静,一个个眼波流转,未曾正眼观望苏炎,有天星王站在这里,一个下界来的土霸王,能够翻出什么风浪出来?

    “不远万里而来,苏某人岂能不奉陪。”

    苏炎执掌金色雷刀,他神目如电,冷声道:“听说你要摘掉我的头颅,我也正有此意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天星王仰天大笑,一双银色瞳孔中光芒炽盛,宛若化作两颗宇宙大星在隆隆转动,让整片坟地都在乱颤。

    “苏炎,你好大的口气啊!”蛛鹏狞笑道:“见到天星王还如此横行跋扈,你真以为你已经无敌仙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躲了一个月的齐天圣王,真的是大言不惭。”

    “可笑啊,天星王是何许人,他扬言要摘掉天星王的头颅,我没有听错吗?”

    一些人纷纷开口,言语带着讥讽,失笑说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人太嚣张,天星王理当出手将其镇压,好好教训。”一群拼命对天星王示好的女子也说了起来,斜睨着苏炎,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“星空珊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天星王也不着急,平静道:“既然为我族妹出口气,我看还是等待星空珊来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等了,她正在城内受罚。”

    苏炎回应,淡漠道:“对王侯不敬,重打二十大棍,离死应该不远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整片坟地世界,诡异的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死了?星空珊死了?

    蛛鹏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,随即觉得苏炎在说笑。

    下一刻,远方世界涌来了大批强者前来观战,沿途中在议论,天星王耳聪目明,瞬间洞察到他们交流的话语,神威大怒,气息无限的恐怖,无限的爆发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苍宇都在颤栗,都要轰落下来漫天的大星!

    “啊.....”

    一批批示好天星王的修士纷纷被震飞,狠狠摔倒在远方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蛛鹏都胆寒了,星空珊正在被重打二十大棍,是真的?是真的!

    谁敢如此啊,苏炎吃了什么胆子,胆敢在王城对帝族成员重打二十大棍。

    “星空珊......”

    天星王脸色铁青,刹那间跨越河山,向着王城横渡,苏炎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天星王你是来杀你的,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苏炎执掌金色雷刀,身影出现在天星王对面,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天星王散发雷霆之怒,背后一道法相真身拔地而起,矗立在星空,俯视苍茫万物!

    “天啊.....”

    前来围观的强者惊呼,天星王的法相太恢弘了,漫天大星也齐刷刷坠落,环绕着巨大法相在转动,将其衬托的如同星空之王,太过强大!

    巨大的银色脚掌腾起,如同镇压星空的无敌天王,压的苍宇乱颤,万山摇动,铺天盖地向着苏炎镇杀!

    可怕的一击,如同皇者在呼啸,法相怖人,巨大蔽日,蕴含着难以匹敌的力量,轰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还没有开启,已经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有女子神情冰冷,说道:“刚才天星王说了,要站在同境界和苏炎交锋,让他输的心服口服,可是苏炎他自己找死,星空珊都敢针对!”

    “天之辈王侯也敢激怒,我佩服他的勇气。”也有女子很直接,嘲笑道:“等待被镇压,看他如何嚣张!”

    银色神灵狂怒,挤满星空,脚踏乾坤大地,压向了苏炎!

    可任由这一脚在强大和超绝,始终无法彻底遮蔽住苏炎的身影。

    苏炎执掌的金色雷刀发光,隐约溅射出开天雷经之力,他冷声道:“你来找我,岂有不杀的道理!”

    刹那间,金色雷刀炽盛,刀芒万丈,黄金璀璨,仿若茫茫万劫劈出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气息刹那间恐怖万分,这一刀崩开了整片苍宇,淹没了天地,伴随着九天惊雷之音,光辉恐怖。

    挤满星空的银色身影,一瞬间被绝世一刀斩破。

    从头劈到脚,炸成劫灰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