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天胎破壳!

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天胎破壳!

    九色世界如同大沙漠,厚重且又壮阔无边,浩瀚的似乎可以压盖万古长河。

    第二重封界造化地,以九色沙子堆积而成的神秘世界,流淌造化之光。

    当中有着一位白胖胖的孩童,埋葬在九色沙子中,呼吸间吸收土壤养分,夺取沙子奇异能量,滋养自身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孩童很快呼呼大睡,从未有过的放松,从未有过的舒坦,也如同流尽的本命精气得到了回归,在睡眠中进行成长!

    恍然之间,九色大沙漠轰隆一下子,裂开了一条大裂缝。

    一座九寸高的小石塔,从苏炎的识海中飞出,小塔沉浮在九色世界中,缓慢开始转动,每一次转动它的气息就强大一分。

    最终,它开始狂暴转动,舞动天风,引得大沙漠轰鸣不断,且在过程中小塔仙威爆发, 化作一口巨大蔽日的仙塔,耸入苍宇之巅!

    九层高的小塔,仙威浩荡,有着惊世仙威散发,简直撑开了宇宙洪荒,沉重的都要压塌九色世界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巨大的仙塔猛的吞吸满地的九色沙子,大沙漠卷动出九条龙卷风,以数不清的九色沙子组合而成,呼啸而上,贯穿到了仙塔体内!

    它这一吞可了不得,海量的九色沙子被它给吞掉了!

    且九色仙塔发光,火光滔滔,洒落下来一阵阵盖世气息,让九色大沙漠都在剧烈摇晃。

    足以说明小塔的可怕层次,它在努力炼化九色沙子,且整座仙塔也变了颜色,时而银辉炽盛,时而黄金滚滚,时而漆黑如墨......

    仙塔炼化的幅度越快,特体衍生的颜色就越发刺目,最终巨大的仙塔轰鸣和乱颤,通体发绿,它像是吞掉了致命毒药一样!

    “噗噗.....”

    下一刻,巨大的仙塔猛烈轰鸣,一层层塔体像是嘴巴一样,狂吐九色沙子。

    大片大片的沙子溅射出去,一粒接着一粒,看似很小,实则被喷出去的瞬间因为仙塔力量的影响,刹那间恐怖了万倍,像是漫天九色大星在狂暴,撕裂了层层虚空。

    “喷喷.....”

    仙塔发出人一般的吼叫,狂喷吞下去的九色沙子,这东西有毒,差点毒死它。

    这座小塔鸣动,沉默了很长时间,下一刻开始向下镇压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大片的九色沙漠四分五裂,这要是放在外界,足以形成毁天灭地的风暴,都要震裂一个古界。

    它尝试碾碎沙子,结果失败了,沙子虽然在变形也扭曲,但是很难逼出沙子内蕴的造化物质。

    这让小塔再一次浑身发绿,太不甘心了,又进一步吞吃,但是小心翼翼,不敢吃得太多,一片沙子遁入塔体之内,也传递着嘎嘣之音。

    它这是在咬碎沙子,熬练出造化物质。

    过程有些艰难,像是在磨碎诸天,它花费了很大的力气,最终磨碎了一些沙子,阵阵奇异的能量,以九色呈现,看似渺小,实则观望,如同看到了一个接着一个,欲要压塌古今未来的宇宙位面投影!

    “熬.....”

    小塔乱颤,发出疯狂的吼叫,这是大造化,求都求不来的大机遇,蕴含着至强的物质精华,堪称造化息壤!

    仙塔炽盛,沐浴造化物质,仙塔发光,竟然化作了九色,这是要化作一头九色仙塔吗?

    总之接下来的时间,仙塔兴风作浪,无比欢快磨碎九色沙子,过程虽然艰难,可收获太丰厚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飞逝,恍然间已经十天十夜了......

    孩童呼呼大睡,每一天过去,它的身躯就长大一些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的沉睡之地,发生了一些变化,长大的小身板,覆盖着九色土,已经看不清具体模样了,浑身九色

    它经历九色土壤养分滋养,渐渐变得古老而又神秘,弥漫着岁月沉淀之感,像是化作一具天生天养的石胎。

    “啊.....”

    九色孩童本能发出痛苦低吼,一瞬间如同衰老了万年,甚至十万年......

    苏炎演道化作一个孩童,浓缩的皆是精华物质,但是大圣的寿元根本不是无尽的,现如今他像是被凭空被斩掉十万年寿元,有种活不下去的感觉。

    小孩童衰老,看起来死气沉沉,不再和之前一样生机蓬勃!

    “我不要死,我要活下去!”

    孩童低吼着,肉身本能抗拒,自主复活,传递出奇异的波动,背后仿若生出了无数个大手,在探索九色世界!

    盗天术最终自主开始运转,衰败孩童血肉之躯炽盛,吞噬力相当的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他如同被侵泡在造化世界中,接受洗礼,补全岁月对他的伤害,甚至孩童渐渐发现他的身躯越来越结实了!

    演道还未曾彻底完成......

    曾经断裂的天胎,以岁月为伴成长,现如今想要回归到最强状态中,必须要过这一关。

    如同光阴倒转,岁月逆流。

    借助九色土之力,回归年轻,补全断裂天胎之伤,挖掘出体内最原始和古老的神力,这才是最强的自己!

    他也如同化作一个九窍天胎,喷薄九色宝辉,贪婪吸收所缺的本命精气。

    盗天术运转的越来越快,渐渐的,在九窍石人之上,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九色能量漩涡,滚滚呼啸,造化气息喷涌,惊天地泣鬼神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仙塔兴奋,冲入了九色大漩涡中。

    它承受风吹雨打,承受大造化的洗礼,整体炽盛滚滚,九色仙辉喷涌,都要长大,化作十层仙塔!

    可是它和苏炎终究不同,难以完美吸收这些能量,需要承受莫大的考验!

    甚至仙塔隐晦扑捉到,漫天的九色能量,呈现出诸帝沉沦的画面,这简直是威震三界的至高能量物质在绽放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它来说,有毒,太有毒了!

    仙塔有些迷糊,像是要坠落下去,彻底解体,和九色能量融为一炉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仙塔浑身再一次猛震,撕裂了九色漩涡,冲了出去,九层塔体开阖,如同在大口喘息。

    它觉得刚才差点沉沦,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不能在吸收了,否则会出大问题,它吸收的能量物质已经足够多了,慢慢消化,未来再来,或许会有新的斩获!

    逐步的,仙塔沉寂了,再一次化作浓缩的九寸高小塔,坐落在苏炎识海中。

    时间飞逝,转眼间就是三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九色漩涡还在,盗天术引导造化土壤之力,源源不断洒落在九窍石人上面。

    九窍石人日益长大,夺天地造化。

    他体表覆盖的九色土壤都化作了石质,真的如同九窍世人横陈在造化地中,流淌灿烂的能量光雨,伴随着恐怖生机在挥动!

    三个月了,孩童恢复了正常状态,变成一位成年人。

    日益夺取天地造化,贪婪吸收养分茁壮成长,其实若非盗天术在夺取,否则的话苏炎沉睡的时间可不仅仅只有三个月,怕是要十几年的光阴过去!

    三天之后,茫茫沙漠动荡,无边的九色沙子荡漾,这里仿佛化生了沙尘风暴!

    这一日,九窍世人浑身神光大盛,灿烂的如同九色仙海爆发,横扫八荒十地,大沙漠都掀起来了滔天巨浪,伴随着海啸轰鸣之音!

    “咚咚咚......”

    一重脉动之音浮现,像是大沙漠在震动,声势浩瀚!

    事实上这是九窍石人的心跳声,如同天鼓在擂动,震的天地乱颤,声音具备可怕的震慑力。

    九窍石人晃动起来,引发了天地巨变!

    他吸纳了足够多的养分,要破壳而出。

    如同沉睡万古的太古生灵,苏醒的过程格外惊世,苍穹都裂开了,这完全是九窍石人散发的惊世神力,撕裂了天和地,伴随着浩大生机在觉醒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最终的一瞬间,漫天九色碎石乱舞,一道黄金炽盛的身影,横立在天地之间,仰天吼啸,恐怖滔天!

    特别是他的肌体中,特殊的十色宝血闪现而出,血脉强盛了一大截,宛若恢复到了最巅峰时代中,一旦释放,苏炎的背后竟然呈现出,诸帝横空的画面!

    这一幕如若被外人看到断然吓了一跳,这是震古烁今的异象,影响力太惊人了,隐约间浮现出一道接着一道,形似大帝的身影,散发出恒古而来的力量。

    甚至流淌着跨越古今未来的盖世天威,如同诸帝在复活,从沉睡中走来,从厄土中闯出,伴随着苏炎再一次掌御秩序,君临天下!

    苏炎黑发乱舞,眸如闪电!

    他在吼啸,冲霄而上,裂天而行,霸临天地。

    他如一位绝代的霸主,脊梁之后,诸帝横空,像是踩着岁月长河而来。

    “吼.....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,苏炎散发出更为强烈的吼声,大沙漠轰鸣,卷动出千万重浪花。

    他黑发乱舞,像是造化地孕育出的至强神灵,身躯和诸帝身影融合,要化作当世无敌的大帝。

    也在这一瞬间,他浑身剧烈颤抖,神情时而癫狂,时而冷漠,时而残酷,时而冰寒,像是化作了另一个人!

    这一刻的苏炎,如同沉沦了,坠入葬地中。

    很惊人的影响力,源自于血脉中,苏炎的识海失去了元神,他要被占据,从此不再是苏炎!

    “魂归来兮!”

    苏炎血肉之躯炽盛,本能的反应,发出低沉的吼声,召唤坠入葬天海中的元神,掌握身躯!

    “嗡......”

    第一重封界,在这漆黑如墨的符文当中,苏炎深陷葬天时空中的元神在迷茫。

    他观望葬天大道,看到一片片宇宙文明古史被葬葬下。

    坐看古今未来,迷失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曾经想要追逐这里的大道,可太伟岸了,绝非现在的苏炎可以去体会,元神都会坠落到里面,迷失方向。

    “吾的孩子,还不快醒来!”

    恍然间,无边深渊开裂,发出宏大的灵魂召唤之音!

    苏炎看到了一个庞大的影子,似乎站在三界之外,俯下身躯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苏炎问道,他一粒沙面对沧海,太渺小了!

    从未有过的感觉,即便是面对仙王也不会生出这种错觉,甚至这种气息相对于平静和祥和,可即便是这样,影响的苏炎也渺小如尘埃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