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神秘骸骨战力!

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神秘骸骨战力!

    青色宝塔喷薄神光,瞬间就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的气氛有些压抑,仙青的脸色阴晴不定,真的担心苏炎有什么后手?可不管怎么说,只要他们身边不存在仙王层次的战力,这一局可以破掉。

    只要可以镇压了苏炎,帝藏道窟就归属于他们三大帝族!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紫霞仙子喷出的两团气流,骤然间放大,化作两口虚幻的仙剑。

    “镇压!”

    真要一口气喷死他?

    轮回一脉的强者大怒,青色宝塔猛震,内部蕴含的恐怖神力洒落下来,他倒要看一看紫霞仙子体内隐藏着什么,竟有威胁禁忌强者的力量!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紫霞仙子屈指一点,虚幻仙剑气流溅射出去,原本掌握宝塔的强者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但是呈现在他眼中的画面真的太梦幻了,他的青色宝塔直接被虚幻剑芒劈的碎裂,化成粉碎......

    这也太不堪一击了?这究竟是什么,难道是某种强大的至宝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刹那间,两口虚幻的仙剑散发出恐怖风暴,和之前平静的样子完全不同了,以难以扑捉的速度,冲击轮回一脉的禁忌强者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惊恐,浑身都在颤栗,不知道怎么了,体内腾起无尽的寒气,像是被一位至高无上的生物给注视,让他都生出一种臣服,要跪下来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他嘶吼,感到了羞辱,怎会对一个小丫头片子生出这种感觉?

    他尝试施展多种手段去抗衡,且眉心的竖眼大睁,弥漫着漫天禁忌光雨,轻而易举都可以撕裂天地秩序,毁灭皇者大道,君临天下。

    但是任由他在强大和惊世,仙剑气流一路劈斩,割裂了一切秩序之光,攻入了他眉心的竖眼当中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,轮回一脉的强者恐惧发抖,继而身躯坠落下来,眉心的竖眼干枯了,连同他的元神也蒸发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他临死都没有看清楚,到底是谁在对自己下手,又是何等诡异的力量在入侵他的识海,斩杀他的元神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隔着纪元长河,有俯视历史长河的无上生物在审判自己!

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穆馨发呆,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,这位轮回帝族的强者,虽然不是禁忌领域的巅峰强者,很难和熊霸去媲美,可也绝非弱者啊!

    但是紫霞仙子喷出一口气,杀死了一位禁忌强者,这有些难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.....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仙青头大,皮骨发寒,虽然他是禁忌巅峰的大人物,可是也很清楚这位轮回帝族的强者不是什么弱者,可直接被吹口气杀掉了,这是什么样的手段?

    “死透了!”

    仙族三大群族来的三位最强者都脸色阴沉,包括断臂的天雷王一脉的老强者,呼吸沉重,有一种压抑和窒息!

    太古怪了,怎么就死了?

    难道他们掌握仙王之力,这让他们都有一种惶恐,这一次计划可以说天衣无缝,可如果失败了损失太惨重了!

    要知道,为了打开前两重封印,出动了星空帝族的天星珠以及轮回帝族的轮回天眼,两位仙王都差点耗尽,如此可怕的代价之下,要是还被苏炎他们翻盘了,即便是活着回去也很难去交差!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苏炎笑了:“到底是谁吃谁?你们大模大样在这里等着我,难道就认定可以镇压我们,你真以为我们天庭是那么好招惹的!”

    “苏炎,你说破了天也难逃一死!”

    仙青愤怒道:“我们三大群族已经付出了天大的代价,即便是我们真的败掉,我族还会有仙王来,即便是仙王不行,还有封帝强者来,即便是你们天庭所有人都来,也不够看!”

    “是吗?如果真如你们所说,你们群族的仙王为何不在这里,还不是担心发生变数死在这里面!”

    苏炎嘲笑道:“还有,也不知道当年是谁,一个人逼的你们两大帝族险些解体,好了伤疤忘记了疼,未来你们会遭报应!”

    “住嘴,那人已经死了,别再继续指望了!”

    轮回帝族的大人物怒啸,这是他们群族的伤痛,即便是数千万载时间过去,还没有恢复当年亏损的元气,苏炎这句话直接戳到他们的痛处了。

    “一位逼的你们两大帝族跪在地上的古之天帝,也是你说殒落就殒落的?”苏炎冷漠开口:“你们这帮狗东西,还妄想着图谋这里的宝物,可是你们连大门都进不去,真够可笑的!”

    “老夫真不信了,你们还有仙王底蕴!“

    仙青大吼,心神勾动了仙王战旗,虽然这宗战旗亏损的极为严重,失去了最强时代的威能,可一旦复活,杀光滚滚,都传递出仙王吼啸之音!

    苏炎心惊,仙王祭炼的兵器果真非同小可,他虽然掌握镇域炉,可极难打出应有的仙威。

    现如今,这宗看起来染着血液的战旗,运行的时分,透出了无尽喊杀音,动辄都能破灭弱者的灵魂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口战旗的来头很大,乃是仙族历代仙王都祭炼过的至宝,一旦复苏血光如瀑,淹没了这片世界,且激荡出来的力量,都影响的轮回炼狱轰鸣起来!

    “联手镇压他们,没时间了!”

    一系列大人物联手了,全面复活仙王战旗,天地都在燃烧和焚裂,有着横跨古今的天威浩浩荡荡而来,巨大的旗面之上,都呈现出一道接着一道仙王之躯!

    “镇杀!”

    他们大吼,全面针对紫霞仙子,甚至还担心打爆了苏炎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你扛得住吗?”

    紫霞仙子头大,铺天盖地的喊杀声,一重重仙王印记化作了真实身躯,如同一群仙王沿着岁月长河而来。

    这时刻仙王战旗最强状态,炽盛燃烧,都要耗尽一切潜能,欲要爆发最强的一击打爆紫霞仙子。

    “废话!”

    神秘骸骨不满道,是时候让她徒儿看一看自己的真实面貌了!

    虽然仅剩下一堆的残骨,可也岂能是一个仙王器物可以为难和针对的,别说是仙王强者了,即便是仙界封帝的存在,神秘骸骨又何须去忌惮!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一瞬间,沉浮在苏炎体内的诛仙剑觉醒了,冲出他的体外,盘横在虚空中!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,我施展一次一剑斩纪元!”神秘骸骨古老的话语,落在苏炎心中,让他热血澎湃,神秘骸骨要动真格了。

    恐怖的威压已经散发了,这是剑气,很模糊和虚幻,可是却挤满所有人的灵魂中,要绞碎他们的身心!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仙青他们骇人失色,一口黄金剑胎,全面解封的一瞬间,杀伐力量亿万重,茫茫无际,割裂了漫天仙王战旗的杀伐力量!

    一剑通天!

    且透出一重接着一重震古烁今的异象,漫天都是血,如同亿兆仙人在凋零,如同仙王在饮恨,如同诸帝末日时代来临!

    “这是诛仙剑!”

    仙青凄厉大吼:“这是人间界最强至宝之一的诛仙剑!”

    一位接着一位禁忌强者惊恐大叫,即便是仙王战旗在强大, 也绝对比不上诛仙剑的价值。

    且它直接复活,简直运转到了最巅峰状态中,一剑斩亿兆仙人,都要切割亿万古界,恐怖的让人发颤!

    事实上,这是异象,似乎也是曾经诛仙剑的经历!

    当诛仙剑喷吐剑芒的时刻,斩裂了岁月,撕裂了永恒,简直断开了岁月长河,杀出了纪元长空,恒古无敌,称尊一世又一世,斩尽俯视岁月的至强者!

    “一剑斩纪元!”

    神秘骸骨低沉的吼声传来了,多少年没能活动筋骨了!

    现如今,一剑爆发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纪元长河浮现,真的让人绝望,像是盘横在亿万载之前的巨头,杀出一剑,劈到了这一世!

    仙王战旗都裂开一条大裂缝,轮回炼狱都在轰鸣,漫天大星炸裂,黑色汪洋也崩裂出一条巨大的峡谷!

    这太恐怖和超绝了,苏炎都热血沸腾,这就是一剑斩纪元!

    “是他,是他吗?”

    仙青他们恐惧而又绝望,他们根本逃不掉,动都动不了!

    如果真是的纪元长河,席卷而来汹涌滔天的风暴,一重接着一重,让他们身躯碎裂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他们绝望大叫,这绝对是一位无敌巨头在出手,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想到了一个人,曾经人间界的剑祖!

    一人一剑,纵横仙界。

    斩尽诸天大敌,横扫黑暗界大军,凶名赫赫,漫长岁月的狂杀,铸成了诛仙剑,等于吞噬亿万兆生灵之血,锻造而出的人间界第一凶剑!

    传闻剑祖晚年,放弃了诛仙剑,走上了一条无敌路。

    事关剑祖,仙界了解他年轻时代,不晓得他晚年走的无敌路到底如何......

    亿万载之前人间界覆灭。

    剑祖一系列可怕的无敌巨头,也随时烟消云散,从未再出现过。

    可现如今,仙青他们真的觉得剑祖在出手,可惜他们根本得不到答案,元神熄灭了,身躯烂掉了.....

    漫天都是浩大的能量光雨,血光滔滔,影响力庞大,禁忌能量外泄。

    然后,就没有任何然后了。

    一个都没有活下来,全部都被斩杀。

    宝财心中崩出一句话,杀鸡焉用牛刀,一剑斩纪元对付他们太浪费,这是针对仙王的绝杀之力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