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三界之外!

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三界之外!

    终于来到葬天老人洞府,苏炎心绪难平。

    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最古来历,或许唯独葬天老人才能告知自己答案!

    可是苏炎从心里中觉得,葬天老人或许真的殒落了,否则的话人间界惨状何解?

    当然也有一个可能性,他和天庭的古之天帝一样,离开了三界,但是这个可能性真的具备吗?

    也或许,葬天老人忌惮仙族和轮回帝族,所以选择隐忍不出,可是依靠三重封界的强大程度,葬天老人没有必要去忌惮仙界帝族。

    苏炎也仅仅只能胡乱猜测。

    洞府世界,苏炎来了。

    光线有些灰暗,也几乎察觉不到任何时间在流失,一切都如同静止。

    苏炎也觉得自己的生灵都停滞,心脏都不再跳动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苏炎有些发毛,他都快感悟不到自身的存在,如同消失了,和洞府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血......”

    继而,苏炎的双目大睁,灰暗的世界中流淌着血光,一片接着一片,像是帝血在挥洒.......

    血染诸天,预兆着大恐惧,大灾难,这是不祥的征兆,遮蔽了苏炎的身心,他扑捉到了死亡!

    “尸体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呢喃,他身心很疲惫,置身于血色世界中,浑身特别的无力,在这血红的诸天末日世界中,他看到了一具接着一具尸体在坠落,不知源头!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炎头大,仿佛三界之外发生的离谱画面,可怕的尸体在坠落,隔着三界,看不真切,宛若诸帝在坠亡。

    这预示着什么?

    苏炎寂静的身躯也在发光,十大宝血豁然之间炽盛起来,熊熊燃烧,血脉散发出绝世恐怖气机。

    十色宝血太特殊了,竟然和漫天诸帝坠亡的尸体产生了共鸣,这算什么?这预示着什么?

    “那是?三界之外吗?”

    苏炎头皮发麻,至强尸体坠落之地,像极了一片九色造化世界,也如同诸帝的殿堂,可某一日天降大灾难,造化崩塌,苏炎隐约也看到一个个巨大而又模糊的棺椁压下来.....

    诸帝因此坠亡,血染三界,不知道发生在什么年代中。

    苏炎惊骇,他觉得看到了一桩很可怕的秘闻,因为这很可能是三界之外发生的历史惨祸,距离现在的时光相当遥远!

    隐约间,苏炎听到了无敌者的叹息声,传递到这一世,荡漾在苏炎心田中。

    “谁干的?”

    苏炎有一种很离谱的猜测,敌人是谁?

    难道不仅仅是黑暗灾难,还隐藏着更为可怕的灾祸?

    苏炎努力平静,想起神秘骸骨的话语,在一个极其久远和古老的时代中,三界共存,彼此和睦,没有过多的战乱,可随着岁月流逝,一切都变了!

    难道这一切,都因为三界之外引发的惨祸,从而让三界大乱?

    苏炎心神震荡,想起了一些很重要的线索,可以串联在一起。

    天庭的古之天帝,去了三界之外,难道追查的就是这件事?难道去解决的就是未知的敌人?

    如果真的有一只手,在影响着三界,那实在是难以想象有多么的恐怖,古之天帝又要面临着什么难关,千万载的岁月难以回归,多半遇到了大问题。

    苏炎的精神有些恍惚,很难去想象,这是大灾祸竟然会和自己牵扯上一些关联!他体内的血脉很特殊,难道自身来自于三界之外?

    “葬天老人到底是谁?他的洞府中为何会呈现出这些画面?这是在给予后人警醒吗?

    “难道葬天老人,古老的要去追溯三界之外?”

    苏炎心中有困惑,他仅仅只是三十三重天之巅孕育的天胎那么简单吗?

    “诸帝沉沦,三界将灭!”

    轰然之间,苏炎听到了话语,蕴含着绝望的心绪,似乎无敌者停止了抗争,不知道遭受了什么绝境。

    这话语落在苏炎心中,却如同九天神雷, 隆隆作响,惊的苏炎大口喘息,浑身汗毛炸立

    苏炎呼吸沉重,这话太严重了,传出去会引发可怕的大乱,将要席卷三界!

    这是一种预言,或者还是什么?

    苏炎大吼,眸如闪电,即便是源自于未来的压力在强大,他也不应该去绝望,连敌人还没有看到,为何要去绝望。

    “不应该去绝望,应该振作起来。”

    苏炎作出了回应,不管这是预言还是未来三界要面临的真实惨状,苏炎都会选择面对,他有一颗强者之心,长在骨子里,生根发芽,永不熄灭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地共振,漫天的血色异象溃散了,破灭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消失了,!

    漫天流血的画面消失了,苏炎的十色宝血渐渐沉寂。

    苏炎站在一个古道场中,准确的说,置身于星空当中,前方有一条路!

    这一条路,准确说是天阶,一层接着一层,像是通往三界之外!

    苏炎踩在天阶之上,这石阶相当的惊人,像是无尽大星熔炼而成的,不朽不灭,简直可以承载仙王的践踏。

    苏炎心跳微颤,抱起一块石阶,想要抗走。

    可以当做搬砖去砸人,这可是特别惊人的宝物,或许是葬天老人锤炼出来的,这里的石阶最起码有亿万之巨,拿走一块不算什么了?

    可苏炎吃奶的力气都试出来了,根本搬运不走,即便是动用葬天之躯的力量,也无法带走一块石阶。

    “淡定!”

    苏炎深吸口气,刚得知刚才可怕的事件,不应该沉寂沉寂吗?

    苏炎真的没有,像是没事的人,将一切情绪埋葬在心田,不再被这一切去影响。

    他向着登天台阶,一步接着一步前进。

    这一条路太长了,石阶尽头的画面,也完全看不到,这一条路太漫长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,他遗忘了时间,像是逆着岁月长河前进,所走的石阶发光,闪现出特殊的纹理,溅射出星河光芒!

    渐渐的,苏炎所过之处,星河浮现,一条接着一条,数不清,亿万星河横陈,这是一种极度震撼性的气象,宛若一位帝者在出行,在沿着石阶登顶!

    这像是封帝路,苏炎都未曾注意到,自身散发着无边威势,冲击的苍宇颤抖,仿佛都显化出历史大星,随之鸣动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足够可怕,足以影响古今未来,俯视岁月长河,观望史上最可怕的巨头,称得上无敌者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苏炎神威大盛,他觉得像是走了数年的时间,沿着帝路前进,突然生出一种错觉,像是踏着天路离开了仙界,向着三界之外走去。

    一个接着一个脚印,踩踏在天阶之上。

    登天而行,背后星河亿万横陈,苏炎如同点亮一条沉寂漫长岁月的登天路。

    渐渐的,苏炎看到了绝颠,看到了一座殿堂,如同诸帝的归宿之地,竟有着诵经音浮现!

    仿若仙乐,飘忽不定,听不真切,不知道在阐述着什么。

    有活着的生灵居住在九天之巅吗?

    是葬天老人所在的秘府吗?他的洞府难道驾临在仙界之上,坐落在三界之外?

    天外天,界外界。

    远离仙界之感越发的浓重,不知道接下来要面临什么。

    越是临近,诵经音也渐渐清晰。

    这不像是诵经音,像是沿着岁月长河轰击而来的古语,伴随着开天气息,仿佛牵引着苏炎的精神意志,要追溯到起源岁月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炎精神大振,自己到底站在何方?

    “这是开天至宝吗?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望着殿堂,一座巨大的石殿,色彩斑斓,散发着很可怕的时空痕迹,岁月光辉。

    它存在的年代难以衡量,弥漫着开天辟地气息,诵经音源自于内部,也伴随着阵阵奇异的影响,他再一次看到九天流血,界外凋零,一具接着一具至强者的尸骸坠落!

    苏炎惊骇,是这里。

    他刚来到洞府,所看到的流血画面,就是从殿堂中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很快苏炎断定,是殿内发出的诵经音,影响着苏炎,看到了刚才离谱的景象,或许这里面真的无敌者伴随岁月坐关。

    最终这一刻,苏炎登临顶峰,石殿越发的宏大了,苏炎的身影显得格外渺小,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他尝试推开门,很重。

    他沉思一会,整体沉寂的气息骤然之间觉醒,葬天拳举世无双,连同天地随之轰鸣,狂野的如同开天辟地孕育的混沌巨神,挤满了天地!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拳印惊世,轰然之间轰砸在殿门之上。

    这座们轰隆一下子开启了,诵经音大盛,照耀的天地化作血色,仿若三界崩灭之日来临,比诸天末日大灾难还要残酷和严重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可是映照出诸帝沉沦,喋血的画面。

    也如同真实的画面,让人真的要沉沦,葬身在殿堂中,永世无法超脱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血肉之躯发光,他的体质很特殊,可以不被影响。

    漫天都是诵经音,伴随着奇异的血色灾难异象,组合成火红色的汪洋在席卷九天。

    这里绝对称得上生命绝地,诵经音连同异象演化出真实的杀伐秩序,触之即死!

    “咳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在咳血,身躯踉跄,都要栽倒。

    他的精神有些恍惚,可很快他身躯巨颤,紧闭了呼吸,封锁了毛孔,且努力睁开眼睛望向前方。

    石殿深处,一个生灵盘坐!

    看不清,完全看不清他到底长什么样子,分明可以看清楚,可传递到苏炎记忆中,一切成为一场空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多么可怕的生灵?

    唯有一双瞳孔,注视着苏炎,起先还平静,渐渐的瞳孔放大,化作了遮蔽万古的天渊,要将苏炎给葬下。

     “众生本无相!”

    古老而又幽深的瞳孔化作天渊转动,彻底遮蔽了苏炎。

    冥冥中,他看到崩坏的天地,浮现出一个可以看得清晰的身影,流血而又破烂的胸膛发出微弱的开天波动。

    (今天大爆发!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