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帝命殒!

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帝命殒!

    霸天帝身躯断裂,这可是庞然大物在解体,刹那间呼啸出血色风暴,呜呜作响,横压百万古界!

    万教全面轰动,各族老族主都颤栗,帝者殒落了吗?

    血,满世界都是血,要流遍万古,破灭一个大时代,淹没诸天盛世,灭绝宇宙众生!

    一刹那间,血色风暴激荡,天地狂暴了,大道崩开,日沉月坠!

    “快,打出底蕴隔绝帝血污染,决不能让其流淌到祖地!”

    “霸天帝的体内物质,蕴含生死轮回,会对环境形成毁灭性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一些传承古老的群族,群族道统祖地绽放无量圣辉,守护大阵齐刷刷的开启,勾动仙界大环境,隔绝激荡的血色风暴!

    各大古城也在发光,共振,可即便是如此,一些大教和古城也血红如海,形似被帝血污染了!

    惊天地的大事件,帝者身躯断裂,洒落下来血色风暴,这对九成九的生灵来说都是有害物质,一旦被波及和侵染,动辄都会丢掉小命。

    即便是各大道统的祖地都要被污染,可想而知事态的严重性!

    “帝者被一剑劈死了吗?”

    老怪物都发出颤抖的低吼,刚才的那一剑的余威犹在,天眼超绝者可以洞察到,霸天帝身躯断裂之地,有一条大裂缝,深邃的看不到尽头,简直贯穿了古今未来,不知道从什么时代劈斩而出的!

    还有这无边剑意散发,各族老怪物都皮骨发寒,前方是生命绝地,触之即死,仙王都不敢轻易临近!

    “吼.....”

    吼声炸开,轰动了血色星空,漫天大星如雨,齐刷刷坠落,继而紧跟着炸开了,毁灭了数不清的大山,疆土。

    破败的河山,侵染着血光,统统沦为禁区绝地!

    “还没有殒落,这也太恐怖了,刚才可是被腰斩了!”

    众生绝望,帝者有多强大?刚才一剑劈斩的威能足以逆天了,小塔和神秘骸骨联手袭杀霸天帝,这位衰败的帝王还没有死透,散发出无尽狂怒火焰!

    但是神秘骸骨不例外,毕竟是封帝的巨头,有帝命护体!

    血光滚滚呼啸之地,大裂缝一条接着一条,霸天帝断裂的残躯颤抖着,染血的头颅大吼!

    顷刻之间,他断裂的残躯蒸腾着无上帝道法则,形似特殊的命格在燃烧,流淌出无上的法则奥义,宏大的如同模糊的无敌者身躯呈现,要撑开岁月,获得永恒之寿元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小塔剧烈抖动,这具无坚不摧的仙塔险些被震飞,这是帝命之力,属于霸天帝的帝命,等同于道果精华,燃烧祭出的一瞬间,险些让小塔大崩!

    “皇!”

    小塔形似在大吼,塔体铭刻的古字体神光大盛,十层模糊的塔体都清晰了几分,仿若勾勒出一道宏大的身影,也如同化作至高无上的人皇塔,隐约间激荡着无上天威,欲要要化作人帝塔!

    小塔强行稳住镇压状态,此刻的霸天帝已经疯魔了,帝命燃烧,本命大神通运行,这可是帝命神通,蒸腾出来的气息,影响甚巨,形似诸天末日大劫,都要让小塔进行解体!

    然而刹那间的时光,这宏伟到不可一世的帝命法则,骤然之间千疮百孔!

    这是裂缝,一道接着一道,这是剑伤,刚才神秘骸骨的那一剑,不仅劈断了霸天帝的身躯,同样也在他的帝命之上斩了一剑!帝命四分五裂,真的要解体了!

    小塔欲要将其强行镇杀,骤然之间洞察到,他的帝命中流淌出神秘叵测的威能,恐怖的要烧塌他整条帝命,从而导致伤势恶化,帝命如同化作火红的轮回汪洋!

    “看来可以少费一些力气。”神秘骸骨轻语,霸天帝的帝命伤了漫长岁月了,一直到现如今都没有痊愈,这说明是不可治愈之伤。

    即便是小塔和神秘骸骨现在撤走,霸天帝也活不了了,因为伤势在恶化,已经到了不可控的程度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不会允许,霸天帝保留一口气活着返回家族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绝望大叫,依靠帝命他还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可是现如今,当年遭受的重创未曾痊愈,老伤再加上新伤,帝命真的要全面坠亡,他也预感到大限将至,活不了几天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天地剧烈颤抖,帝命之海燃烧,骇浪滚滚,无边世界摇颤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小塔力量隔绝不让其借助仙界之力,即便是有小塔力量的镇守和压制,帝命之海狂暴过程中,也散发出让所有人都颤栗的波动!

    模糊的影响,很巨大,很怖人,刹那间影响了一族!

    古老的轮回帝族,群族第一发源地,位列轮回界。

    贵为仙界最古的三帝家族之一的轮回帝族,沉寂的祖地豁然之间天摇地颤!

    这可是轮回一脉,可想而知引发了多大的轰动性!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该族大乱,高层全面开始轰动,他们是什么样的群族?现如今整片祖地天摇地颤,一位接着一位仙王都从秘府中走出,每一位都是无上存在,恐怖的生灵,可怕到极致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凄厉的大吼炸开,轰动了整个轮回帝族,无尽族人在颤抖,肉身险些崩碎,仙王都惊骇大叫。

    祖庭流血,淹没了该族!

    “混账,我族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有仙王在嘶吼,双目血红,祖庭是什么区域?乃是轮回帝族最重要的禁地,说句不客气的话,放眼整个仙界,轮回一脉的祖庭,是当之无愧的生命绝地。

    现如今,祖庭染血,多少万年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了?曾经流血的禁忌历史过去,已经数千万载了!

    “啊,不!”

    恐惧颤抖之音炸开了,数位仙王联手打开了祖庭,看到一座恢弘而又古老的巨大石像,坐落在祖庭漫长岁月了,现如今骤然之间四分五裂,且在流血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他们要疯了,祖庭中供奉的石像,皆是轮回一族的古祖,现如今一位石像四分五裂,这将会预示着,该族封帝的巨头,渐渐开始凋亡!

    仙王吼的心肺都要炸开,双目血红,苍穹崩开了,大裂缝无尽!

    “啊,谁,是谁干的!”

    他们发出野兽般嘶吼,群族大乱,上下不稳。

    漫天恐怖生物发狂,拎着帝兵,要杀出去!

    该族年轻一代都在瑟瑟发抖,他们是至高无上帝族,现在帝族的定海神针塌裂了一根,可想而知形成了多大的恐惧和冲击,每一位都在颤栗,预感到群族末日之危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沉浮在祖庭中的轮回天眼横空转动,溅射出无尽古帝之光,散发出无与伦比的探索力量,简直在搜索整个仙界,探究霸天帝的气息!

    “谁,是谁!”

    他们要疯了,霸天帝遭遇了什么,任何讯息都没能传回家族,难道坠入了生命绝地?与世隔绝!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源头方向,小塔一次接着一次震落,不断压碎帝命之海!

    “我活不了......”

    霸天帝嘶吼,他绝望了,走不出去,人皇经封天绝地,斩断了一切他和外界的联系,每一次小塔镇压下来,都在大范围磨灭霸天帝的帝命!

    “杀......”

    最终的一声吼声,霸天帝燃烧了一切帝命,付出了天大的代价,他要破局,要冲出一道残念,将消息送回家族!

    漫天璀璨的人皇经的无上奥义都被冲击的开始千疮百孔,帝者临死反扑之下,打的小塔颤栗,塔体都崩出一些裂纹出来,如同要解体了一样!

    可惜霸天帝终究未能如愿,神秘骸骨再一次劈出一剑,割裂了霸天帝殒落之地,且将整片星空都撕成粉碎,斩裂化作虚无碎片,防止任何神念外逃!

    同一时间,仙界巨颤!

    亿万古界彻响大道之音,蕴含着悲意,像是在为封帝的存在送行,散发出大道哀鸣之音,传遍了仙界各地,引发了掀然大波!

    这是很恐怖的大事件,各大帝族为止惊颤,感到难以置信,帝族的高层都傻掉了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仙界在昭告天下,帝命殒落?

    各大帝族都在轰鸣,族内有时空宝镜浮现,映照帝血挥洒破裂虚无之地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心中波澜万丈,差点吼了出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一位帝者在殒命,血流不止,域外的时空都不断塌裂,数不清的星系都破灭了!

    “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各大帝族轰动成片,自从上一段禁忌历史过去,仙界从没有发生帝者殒落的血腥事件,可是现如今在仙魔大战即将开启的时间段中,帝者殒命了!

    血流三千界!

    最终小塔下沉,碾碎了霸天帝的头颅,连同整个身躯枯竭了,剥夺残余的帝血精华。

    这是斩草除根,霸天帝的肉身也存在记忆,因此不会给予任何逃出情报的机会,骨头渣子都被小塔给吞掉,所有的帝血都被剥掉而出,仅仅留下一张残破不堪的人皮!

    霸天帝的一切影响最终都消失了......

    无尽的不甘在散发,漫长岁月都在养伤,可到头来,刚走出山门就被干掉了。

    当年那位就说过,他可以罢手,可霸天帝不得出山门,虽说传说那位殒落了,回不来了,可霸天帝真的不敢踏出山门半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现如今他刚出来,就遭遇了死亡一击,这就是命吗?

    浩瀚的仙界,盛开了一朵凄美的鲜血之花。

    就像是历史上最灿烂的帝花在绽放,盛开,帝者殒落,仙界的大道意志都为止哀鸣, 

    “老祖......”

    无上帝族狂怒,整个轮回帝族当中,霸天帝这一脉一系列强者颤栗,他们的血在哀鸣,要蜕化,要覆灭,要断送。

    他们恐惧颤栗,老祖死了,这一脉所有人体内的帝血都在哀鸣,颤栗,预示着大灾难,心中填满惶恐。

    霸天帝的陨落,让轮回帝族大乱,也让仙界大乱,也让各大帝族大乱!

    (刚写好,更晚了,抱歉大伙!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