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三界天河!

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三界天河!

    大仙老的洞府,并不在帝星。

    混沌仙老带着苏炎去了璀璨星空中,其中一颗银白星辰,就是大仙老的洞府。

    “去吧苏炎。”

    混沌仙老留守在附近等候,这片区域属于禁区,没有他的带领,苏炎根本无法进出。

    苏炎深吸口气,压下自身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这颗银色星辰,从外界看起来算不上太大,实则跨越到当中,便是站在一片宏伟时空中,河山壮阔,耳边回荡大瀑布滚落之音。

    这里的空气纯净,没有任何大环境的压迫,很难想象这里属于封帝强者的洞府,银辉灿烂的世界,鸟语花香,飞禽走兽,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苏炎一路走去,看到了一片湖泊。

    银色的小湖泊,水波荡漾,起先苏炎没有关注,掠过湖泊向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苏炎惊异,深邃的瞳孔,注视着银色湖泊,这条湖泊有些不寻常,荡漾的银色湖水,一片接着一片,看起来很小,实则有着很难描述的意境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骤然之间大睁,天眼通开启,这乃是天地人三通中的天目神通,可窥探九幽炼狱,遥望日月星空!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璀璨,望向银色湖泊,看起来还是那么平平无奇,可正是因为这样,让苏炎神情惊异,他的天目竟然洞察不了银色湖泊的全貌。

    苏炎伸出手,尝试抓起湖水,可湖泊如同虚幻的。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严肃,他觉得这是大仙老的至宝,不可触碰,顿时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苏炎发现任由他迈步,始终无法跨越银色湖泊,就像是一直站在原点徘徊。

    他连神足通都运转了,依旧跨越不过去,苏炎惊叹,这到底是什么至宝?同样大仙老以湖泊摆在这里,难道是对他的考验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炎冷静下来,他屹立在银色湖泊面前,天目内敛,道心发光,用心去感悟银色湖泊。

    渐渐的.....

    苏炎敏锐扑捉到,一缕模糊的时空波动,起先很平静,渐渐的汹涌爆发,浩瀚而又无边,很恐怖和骇人,让苏炎完全失去了反抗力量,身躯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精神识海猛颤,经历有些离谱,宛若沉淀亿万载的岁月之光大爆发,在这漫长时空岁月影响下,苏炎渺小的不值一提,连尘埃也算不上!

    “轰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的元神骤然之间神光大盛,挣脱奇异能量覆盖,否则长时间驻足在特殊时空中,会影响苏炎的强者之路!

    他浑身神光大盛,光芒万丈,如一位可怕的神魔吼动世界,元神和血肉之躯交融的瞬间,他更为强横了,震开了奇异时空的影响。

    苏炎恢复了清明,可再一次去观望银色湖泊。

    他变了,古老而又壮观,湖面上荡漾的水波,一条接着一条,每一条都足以席卷时空长河,打开时间大黑洞,毁灭了一方宇宙,强横的难以言喻!

    这一刻的苏炎,有一种面对葬天海的感觉,要知道这些水波,最起码有亿万缕,可是任何一缕,似乎都存在不可逆转的岁月和时空,盖世无敌,可重创仙王!

    苏炎瞠目结舌,这是什么至宝?这也太变态了,这就是封帝强者吗?

    “这么快会反应过来,精神意志很强大。”

    大仙老来了,他年老体衰,暮气沉沉,没有鼎盛时代之威仪,踏着水波而来,如同遨游在岁月和时间中,由远而近,气息也刹那间恐怖滔天!

    这一刻的他,才是时空帝,骤然衰败,依旧神威盖世,整片世界都是至强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晚辈苏炎,见过大仙老!”苏炎走向前去行大礼,道:“多谢这些日子大仙老关照,苏炎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......”

    大仙老抬起手,将苏炎移动到银色湖泊之上。

    天地间的气氛更为狂暴了,银色湖泊如同时空天海,如同命运长河,苏炎的耳畔尽是岁月和时间的轰鸣之音。

    苏炎身心欲裂,这银色湖泊太过于恐怖,看起来很小,实则大到无边,如同岁月海眼在转动,让这诸天万物,让这宇宙星辰,都围绕着银色湖泊的觉醒而开始炸裂!

    要知道,这可是涉及时空和岁月的力量,一旦波及会引发不可想象的后果,或许苏炎一瞬间就老去。

    苏炎头皮发麻,若非大仙老力量护住苏炎,难以想象会遭遇什么样的大祸,根本无法去阻挡,仙王坠入当中多半会直接死亡。

    “大仙老,这是帝命至宝吗?”苏炎惊呼道,对于这个湖泊的威能深深震撼,这才是最强的宝物吧?

    “是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大仙老引以为傲道:“我的这套至宝,不单单是一种至宝,当年意外走了大运,在三界战场三界山残地,挖出来一片界壁残骸,这才锻造出三界天河!”

    大仙老的本命至宝就是时空天河,而银色湖泊被他取名为三界天河。

    “界壁残痕?”苏炎诧异,不了解这究竟是什么宝物。

    “三界有界壁,此乃宇宙膜胎,蕴含天大的秩序法则!”大仙老罕见的露出得意笑容,道:“当年我请动了不少强者帮助我炼化,最终锻造出时空天河,此宝在仙界都属于一等一的至宝,相信在时空领域之上,足以位列前三!”

    苏炎发毛,这是最强至宝吗?

    以黑暗界,仙界,人间界的大宇宙一角,都被大仙老熔炼到时空天河里面了!

    怪不得这套宝物如此变态和离谱,这也是大仙老引以为傲的至宝,就是因为有时空天河,他才能和仙族的三祖平起平坐!

    以时空帝的可怕,如果有这种至宝帮助,自然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“敢问大仙老,帝是什么?”苏炎冷不丁发问,仙界的帝自然和人间界不同。

    同时他惊叹的是,三界战场有天缘,有大造化和机遇,对于大仙老这类人来说,这天地间可以称之为天缘的,真的是太稀缺了!

    “一条路走到极致,堪破至高无上的规则奥妙,或许可称之为帝。”大仙老轻语道:“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大仙老带着苏炎跨越时空天河,来到了洞府深处,一片仙雾弥漫的竹林,这里是大仙老的清修之地。

    他示意苏炎坐下,气氛有些沉寂。

    “苏炎,你来自于人间界。”大仙老盘膝而坐,语气轻缓道:“这些年在仙界生活的很不容易吧。”

    “让大仙老操心了。”苏炎神情平静,道:“一些势力想要我的命,当年若非凰王竭力保护,也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地,还有天猴王前辈为晚辈说话,否则仙界怕是没有我的容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大仙老乃是仙界德高望重之辈,仙界核心层的大人物,看着苏炎轻叹:“三千万年了吧?当年天庭之主,打向仙界,逼的仙族和轮回帝族险些解体!”

    “现如今,你站在仙界,承担这些因果,能走到现在,足以见得你的实力不弱。”大仙老望着苍穹,语气有些低沉,道:“这么多年了,苏炎你说天庭之主,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晚辈不知。”苏炎摇头,继而沉声道:“天庭大帝的后人还在世,当年仙族和轮回帝族通过仙门来人间界,想要审判天庭,这当中恩怨晚辈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险些灭族,他们岂能善了,仙族和轮回帝族,传承古老漫长,当年天庭之主追杀霸天帝来到仙界,引发了一段历史惨祸。”

    大仙老惊叹:“时隔多年,遥想当年天庭之主,杀向黑暗界,打的黑暗界元气大伤,才有了仙界数千万载的修养,他对于仙界有大功绩!”

    对于大仙老他们来说,天庭之主值得敬仰和崇敬,但是对于仙族这些势力而言,自然是怨恨滔天。

    这当中的仇怨,岂能轻易化解,他看着苏炎问道:“你来自天庭,又被帝族针对,可是真心实意参与仙魔大战?”

    “如果说晚辈尽心竭力为仙界效力,大仙老自然不信。”苏炎浑身透出凛冽气息,说道:“晚辈执意参战,所为的是仙王造化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.哈哈哈哈.......”

    大仙老仰天大笑,披散的灰白发丝乱舞,整个人散发豪情和气吞洪荒的壮志,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过,如此直接而又自信的年轻人了!

    如果仙族这些势力知道,苏炎的想法,不知道会作何感想,或许认为这是一个疯子。

    了解苏炎战力的大仙老,不觉得他在痴人说梦,他望着苏炎,满怀期待道:“去吧,修养几日,去闯荡地狱海,如若你表现出色,我未尝不能送你一场大机遇!”

    下一刻,苏炎的身影出现在外界。

    混沌仙老好奇苏炎找苏炎聊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混沌仙老,地狱海是不是很难闯?”苏炎问了问。

    “地狱海?”混沌仙老笑了:“这是要准备闯关了,地狱海自然很难,仙人洞的弟子无人通关,最强的记录是三十二关卡,苏炎以你的精神意志,站在三十二天关或许有重大希望!”

    苏炎有些好奇,大仙老让他闯荡地狱海,可没有说到底闯到几重天就给自己机遇。

    苏炎心事重重,返回了星空洞。

    竹月站在庭院中,肤若凝脂,她星眸灿烂,气质端庄而又高贵。

    漫天星辉月华洒落,将竹月映照的如星河女神,她望着苏炎脸颊上绽放笑容,显得明媚而又不失温柔。

    “苏炎,天武王败了,仙族不会善罢甘休。”竹月走来,揽着苏炎的臂膀,忧愁道:“总觉得不太安静,特别是将要去三界战场,路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战死了,不留下一个子嗣,是不是人生一大憾事。”苏炎望着竹月雪白而又细腻的侧脸,经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乌鸦嘴。”

    竹月狠狠锤了苏炎一下,不过说起血脉后代,竹月有些焦虑,这么长时间也不见肚子有点动静。

    她也清楚,修行越强,诞生子嗣的概率就越低,苏炎在大圣境界压了很长时间了,倘若不能有孩子,未来苏炎一旦进军皇道领域,有子嗣后代会更难。

    “竹月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苏炎望着失神的竹月,突然邪恶一笑。

    竹月的脸颊微微泛红,突然问道:“我刚才看到帝女了,真够有风范的,不愧是仙界第一女子,苏炎你现在的身份和地位,仙界仰慕你的女子不少吧?”

    苏炎击败了天武王,回来的路上,仙人洞中不少惊才绝艳的女子都在议论苏炎,这让竹月的心情有些烦躁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