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 暴走的雷仙老!

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 暴走的雷仙老!

    这不是苏炎记忆中的大仙老,这是鼎盛时代的时空帝!

    神武绝伦,左手掌岁月,右手握时空,这是无敌天下的战力,威震宇宙诸天,镇压漫天仙王,祭出最强大和无敌的战力,打穿这一条路,杀向尽头!

    “封帝,这是封帝之战!”

    苏炎双目大睁,散发出强大的精神意志,汹涌澎湃,发出一声大吼:“如若有一日,我要在帝城封帝,封帝!”

    他化作最强的神魔照耀宇宙星空,这是当世无敌的信念,汹涌燃烧,激烈到极致,他虽然在染血帝路之下显得很渺小,但是有最可怕的强者之心。

    同样苏炎有些惊异,封帝难道必须要闯荡这一条路?

    帝城封帝针对的是年轻一代,给予的是封号,可这一条路封帝,究竟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苏炎有些不解,染血的道路,恐怖莫名,他隐约看到大仙老的身影,冲向了巅峰,威压漫天仙王,如同站在了仙界最巅峰,化作一位当世无敌的帝者!

    昔日大仙老说,帝需要堪破无上的法则秩序,在这大道路极境之上,再创新高,这才是帝。

    可帝路何解?他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封帝和帝,似乎有些差别!

    “你让我意外!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苏炎的眼睛中呈现出一道身影,年老体衰的大仙老来了,一步步走向了苏炎,他发出一声叹息,没想到苏炎会看到,封帝路!

    这超出他的意外,曾经的帝女他们也来了,但是所看到的画面,和苏炎的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地狱海地三十三重天,乃是大仙老缔造出来的,漫长岁月的等待,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位年轻人打破第三十三重天,因为这个考验,考验的是人心!

    “大仙老。”苏炎有些懵,迟疑一会问道:“我通关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疑问吗?”

    大仙老仰天大笑:“真没有想到,你会用这种情况闯过去,苏炎你让我感到意外,你天生就是一位战神!”

    战神?

    能被大仙老认可为战神的,这意义重大。

    “晚辈不解。”苏炎挠了挠头,刚才的经历很复杂,说不清楚,如果真的度过了亿万载岁月。

    “我以岁月,时空为力量,创造出地狱海第三十三重天的幻镜海。”

    大仙老说道:“这幻镜海,考验的是人心,是七情六欲,你的信念很强,可终究让我意外的是,你仅仅只是想要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,亲眼看到的才是真实的。”苏炎沉默一会,语气有些低沉,说道:“有些景象触动了我的心灵,可我不信!”

    大仙老叹息,这也说明苏炎的经历太复杂了,活下来,听起来很容易,实则对于苏炎来说很难,他经历了太多生死凶险,死亡绝境。

    以前,一些闯关者,经历的就比较复杂了,毕竟大仙老以他的帝道法则缔造的幻镜海,这和真实发生的还要什么区别?

    苏炎这样破关让他深感意外,最危险的贪欲和色欲几乎没有,当然这和苏炎的人生经历有关,他凭借坚强的韧性撑了过去,可最终的恨欲竟然会演化出变强的欲望。

    苏炎心中埋葬着仇恨,可让帝族坠亡太可笑,没有强大的力量,岂能做到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苏炎也根本看不到染血的帝路,唯有怀着足够可怕的强者之心,才能看到最终的考验。

    “敢问大仙老,以前真的没人打破过三十三重天?”苏炎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过去的,但是我不认可,所以失败。”

    大仙老的回应让苏炎惊愕,大仙老真够有个性的,不过这是他缔造的难关,闯关者到底以什么姿态去破关,这取决于大仙老的衡量。

    因为,这里考验的是人心,不是道心,不是实力,更不是天赋。

    “仙界所需的是强者,真正顶天立地的强者!”

    大仙老沉声道:“苏炎,强者路上尸骨多,放眼整个仙界,诞生的帝真的是太少,这一条路是死亡风险也甚巨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不解,帝难道真的需要天地来封?”苏炎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大仙老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更相信,人定胜天!”

    苏炎断喝,浑身透出无边的精气神,毫无疑问他的意志都蜕变了,至高绝顶,无人可以压迫,他有他的大道路,不会被任何因素去影响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。”大仙老叹息。

    “大仙老何出此言?”苏炎气吞河山,黑色长发披肩,说道:“我不觉得我的路真的会错!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所说的,并非指的这点。”

    大仙老摆手,感叹道:“你能说出这句话,这和你的成长史有关,同样如果我猜测的不错,也和你修炼的古经书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苏炎不由得点头,万物初始,从弱小中崛起,他的路越走越是宽广,越走越是宏大,强者之心稳如磐石,不会被任何因素影响和改写。

    “刚才大仙老说的是何意?”苏炎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苏炎你已经通关了,回去后来我的洞府一趟。”

    大仙老显得有些落幕,苏炎是个好苗子,他都动了收徒的念头,可苏炎坚信自己的路,这让他断了念头,只是觉得非常的惋惜,他也不知道有生之年是否可以等待,真正可以让他满意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晚辈明白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底闪出惊喜,已经通关,积分快要飙升到三千万之巨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大仙老会给予自己一些关照,而苏炎的积分自然要好好利用。

    时空帝的身影已经消失了,苏炎深吸口气,向着前路走去,他看到了一条通往外界的路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突兀的,有惊呼的声音炸响,惊醒了沉思中的苏炎。

    深渊尽头,有着一道穿着雷电袍子的老者。

    他被一根接着一根粗大的锁链锁着,四大锁链以母料锻造而成,锁住他的双腿和双掌。

    任由雷仙老如何挣扎,他都震不断这些锁链,折磨啊,无尽的折磨,雷仙老都觉得自己快要死掉,可是这种折磨是无休无止的,根本没有时间期限。

    同样在这里面,雷仙老也不知道时间究竟过去了多长,仙魔大战开始了吗?苏炎毙命了吗?

    有人来了!

    这让雷仙老如同看到了希望,他的责罚结束了吗?有人接引自己离开了吗?

    黑暗的深渊中,一道身影,渐渐走出。

    随着身影临近,且面貌清晰,雷仙老傻掉了,甚至他都在颤抖,嘴唇都在哆嗦,一双眼睛充血,简直要爆裂。

    苏炎,是苏炎!

    怎会是他?他怎会来到这里?

    “雷仙老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苏炎走在近前,双目望着他说道:“当年见到你,当真是神武绝伦,权威滔天,如同帝王!”

    “苏炎,你这小人。”

    雷仙老怒笑道:“来这里就是为了羞辱我几句?老夫虽然被困在这里,可不代表着一辈子被困在这里面,你杀了我儿小雷,夺走了大雷的参战名号,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让大仙老为你说话,可是你可千万不要得意太久!”

    “雷仙老,你真够自信的。”苏炎冷哼,斜睨着他说道:“你一个失去德行的仙老,何须我请动大仙老为我说情,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,还有你以为我很闲吗?特意跑来羞辱你,你真的是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!”

    雷仙老指着苏炎,表情非常不正常,突然眼底闪出一丝惊恐,难道苏炎通关了地狱海,可是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苏炎笑着摇头,懒得和他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雷仙老双目怒睁,眼底尽是怨毒之色,道:“苏炎,别以为你得到仙魔大战参赛名额,就一步登天了,你以为仙魔战场是什么地方?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劳烦你操心了。”苏炎冷喝道:“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,被链子锁在这里,真够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“苏炎,你这个杂鱼,杂鱼!”

    雷仙老面目凄厉,嘶吼道:“下界来的杂鱼,你能活多久?仙族和轮回帝族饶得了你吗?不过是短暂安全了,你敢踏入帝城半步,就是你的末日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苏炎一巴掌拍了过去,打的雷仙老面孔剧烈颤抖,这一巴掌很重,苏炎动用了仙王镇域炉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苏炎.....”

    雷仙老都要疯魔,浑身发光,神光暴涨,身躯宛若雷电汪洋在狂暴,要震断锁链。

    可是他挣扎的越是剧烈,四大锁链散发的力量就越发的强大,都有无上法则秩序延伸而出,锁住了雷仙老的身躯,都禁锢了他体内的能量之源!

    “老东西,都被锁住了,还敢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苏炎又是一巴掌打了上去,让他的另外半张脸也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他还觉得不解气,狠狠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雷仙老真的要疯了,苏炎一阵拳打脚踢,将他当成沙包暴打。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仙老院第三仙老,权威滔天,可苏炎一个大圣,胆敢在这里暴打自己.....

    “还敢瞪我!”

    苏炎一个下勾拳打上去,同时喝道:“不得不说,我很开心,看到雷仙老被囚在这里,真的很开心,不过打你一顿,更开心,看拳!”

    苏炎痛打落水狗,发泄心中的愤懑。

    “皮糙肉厚,太难打。”

    苏炎打完一套收功,紧接着道:“对了,雷仙老,顺便告诉你一句,凰王已经成为仙老院的仙老,真的要感谢你的成全,听说第四仙老他们的位置已经向前挪动了,而你即便是真的出去了,可不是仙老院十大仙老!”

    “苏炎......”

    雷仙老凄厉嘶吼,双臂颤抖,像是一头穷凶极恶的巨兽,豁然之间拔地而起,向着苏炎猛扑而来。

    可惜,他冲不过去......

    苏炎的背影已经远离了雷仙老,他在这里发狂,吼声连天,都快失去理智,张开嘴巴恨不得将苏炎给活生生吞掉,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下。

    苏炎打冷颤,老东西对他太憎恨了,一旦被放出来,必然疯狂报复自己!

    “找个机会得整死他.....”

    苏炎飘出来一句话,让凄厉大叫的雷仙老瞬间慌了,一句话也不敢乱说。
重磅推荐: